原创文章|专利侵权诉讼中原告正确的打开方式?

来源:王现辉律师网 作者:王现辉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15日 浏览次数:251 我要分享

专利侵权诉讼中原告正确的打开方式?

原告王某某系专利号为ZL201620987555.4、名称为“一种新型沙子装袋机”的专利权人,专利权至今处于有效状态。

申请专利花费2000元

原告于2017年2月22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专利权评价报告申请,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17年3月23日做出实用新型专利权评价报告,初步结论:全部权利要求1不符合授予专利权条件,具体结论:权利要求1具备专利法第22条第2款规定的新颖性,权利要求1不具备《专利法》第22条第3款规定的创造性。

专利权评价报告2400元

被告刘某某未经原告许可,擅自制造、销售被诉侵权产品。

2017年3月29日,原告通过公证购买了被诉侵权设备,购买过程的艰辛不再多言。

购买侵权设备11000元,公证费2000元

2017年4月19日,原告向石家庄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一案,要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制造、销售侵害原告专利权的被诉侵权产品;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0万元;判令被告赔偿原告为本案支出的律师费、公证费、差旅费等合理开支;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诉讼费2300元,律师费30000元

原告处于对专利稳定性、对方的赔偿能力及赔偿证据准备、成本等多维度考虑将诉讼请求确定为10万元。

无效请求

2017年6月4日,被告刘某某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起专利无效宣告请求,具体理由为权利要求1不符合《专利法》第26条第4款的规定、说明书不符合《专利法》第26条第3款的规定、权利要求1相对于对比文件1授权公告号为CN201023663Y的实用新型专利不符合《专利法》第22条第3款规定。

专利权人王某某积极准备无效宣告请求人提出的无效宣告,提交无效宣告请求答复意见陈述书并参加口审。

专利权人答复意见主要是:本专利权利要求1要求保护的范围清楚,符合《专利法》第26条第4款的规定。本专利说明书对技术方案作出了清楚、完整的说明,符合《专利法》第26条第3款的规定。本专利权利要求1具有实质性特点和显著的进步,具备《专利法》第22条第3款规定的创造性。

2017年8月30日,在专利复审委员会第十一审理庭,对上述专利权无效宣告请求进行口头审理。

2017年11月23日,专利复审委员会做出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

复审委员会认为本专利具有如下技术效果:“通过数控开关来控制出料,并且可以调节出料量,通过电机控制输送带来将料斗里的沙子送出,料斗里沙子剩余量少时,振动泵振动辅助出料,不仅实现了机械化沙子装袋功能,而且大大节省了人力,提高工作效率,并且能准确控制沙子装袋量,为建筑工程行业提供了一款便捷、高效实用性很强的辅助机械”(参见本专利说明书第0010段)。故,本专利权利要求1相对于证据1对本领域的技术人员来说不是显而易见的,有实质性特点和进步,符合专利法第22条第3款规定的创造性。

维持专利权有效

无效宣告请求收费N万元。

2017年12月18日,在石家庄中级人民法院第二次开庭审理本案,针对被告提出的现有技术抗辩及证据双方又展开了一轮质证与辩论。

2017年12月27日,石家庄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法院认为被告提供的图片没有被诉侵权产品中的振动泵、手柄、计时量等,不构成涉案专利的现有技术,且提供的图片时间晚于专利申请日,根据专利权的类型、被告制造、销售侵权产品的价格、经营方式和规模及原告为制止侵权行为合理开支等因素,判决被告刘某某停止制造、销售侵害原告实用新型专利权产品,赔偿经济损失5万元。

感慨:费用花了那么多,才赔了那点钱!笔者昨天刚夸了石家庄中级人民法院在自己的其他多个专利案件中的判赔数额高达20万、30万、50万哟,莫非判断有误?

看完下文来了解原告在本案中是如何考虑的,其正确的打开方式分为以下几点:

一、专利权评价报告为负面时的处理

首先,专利权人在提起诉讼时,还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能单凭评价报告的正面、负面主观的去分析案件结果,本案就是在负面评价报告对专利权人不利的情况下,正面应对,最终赢得了案件,且经过两轮无效宣告程序对提升专利权稳定性起到了一定作用。

其次,专利权评价报告并非立案的必要条件。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修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的决定(2015年1月29日,法释〔2015〕4号 ),规定对申请日在2009年10月1日前(不含该日)的实用新型专利提起侵犯专利权诉讼,原告可以出具由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作出的检索报告;对申请日在2009年10月1日以后的实用新型或者外观设计专利提起侵犯专利权诉讼,原告可以出具由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作出的专利权评价报告。

再次,法院审理过程中要求提供时须提供。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修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的决定,规定根据案件审理需要,人民法院可以要求原告提交检索报告或者专利权评价报告。原告无正当理由不提交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中止诉讼或者判令原告承担可能的不利后果。

宋晓明《在全国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工作座谈会上的总结讲话》(2016年7月8日),规定提交检索报告或者评价报告是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专利权人维权的法定义务。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如果经过法院释明,原告在合理期间内仍然拒不提交且缺乏合理理由的,法院可以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如果原告及时提交了检索报告或者评价报告,人民法院则要根据该报告对于专利权效力的分析结论决定中止审理还是继续审理。

综上,即便是负面的评价报告,法院审理过程中要求提供的须提供,不提供的法院可以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而提供后法院有可能中止审理或继续审理,即便中止审理等待无效宣告结果也未必会对专利权人不利。

二、判决数额考量

因原告举证自己损失或者被告获利存在很大难度,司法实践中法定赔偿的比例高达90%以上,本案中原告主张诉求10万元,一审法院判决支持原告5万元,判决数额并不高。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首先,同一法院不同法官之间在案件的判赔数额上差异明显,我们应积极争取给予权利人更大保护力度的法官承办案件(办法自己想了)。

其次,多准备被告侵权故意程度、侵权规模、方式,制造、销售能力等证据,以便法院更高支持。

三、原告该如何选择

本案中,原告的获赔数额虽然不高,可能不足以支持成本,但原告获得成果还是非常直观的。

首先,原告的专利历经了一场诉讼,不再仅仅是挂在墙上的荣誉证书;

其次,原告的专利经过无效宣告的程序,克服了专利权评价报告带来的巨大弊端,稳定性增强;

再次,数额虽然不高,但定性非常明确,被诉侵权产品落入原告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构成对原告专利权的侵害,为原告未来积极维权奠定了基础。

四、案件思考

首先,建议代理人充分与原告技术人员沟通,提前做好比对分析,对被告的制造、销售规模做充分的调查了解,把握好诉讼标的的数额。

其次,有些案件的终级目的并非是获得高额度赔偿而是定性,以较低的额度、成本获取案件的定性。在侵权认定、专利权稳定性上站稳脚跟,为下一步大额诉讼做好准备。本案就是在这样的考虑下进行的。

总之,在专利权侵权诉讼中,原告应该考虑到问题的方方面面,设计诉讼策略,这才是专利侵权案件中原告正确的打开方式。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