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度王现辉律师知识产权团队十大案例发布

来源:王现辉律师网 作者:聂丽敏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03日 浏览次数:297 我要分享

2017年度对王现辉律师知识产权团队十大典型案例新鲜出炉。本次评选的十大案例是王现辉律师团队从2017年度办结的数十件案件合精心筛选而出,涵盖了商标权、实用新型专利权、作品广播权、计算机软件、商业秘密等实务难点及热点问题,每个案件都有其独特的亮点,比如商标侵权类案件中,一件明晰了建筑领域建筑商购买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定性,一件表述了法院支持全额支持诉讼请求具体操作方法,一件提示相关单位商标监测风险、及时维权的重要性。

2017年度王现辉律师团队还经办了其他诸多典型案件,比如嘉兴某公司与河北某某车业有限公司侵害外观设计专利纠纷案,该案探索了只出口不内销维权新模式。保定某环保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与青岛某生态股份有限公司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一案,该案对于举证过程中的证据保全效力的问题进行了有益探索。贾某某与吕梁某公司商标标无效宣告行政纠纷案,该案对商品类别的划分、商标近似的比对等给团队诸多启示。

团队还经办了其他诸多商标及专利授权、确权类纠纷案件,因“十大”篇幅要求,诸多案件不再一一展现。

借此机会,我们对向王现辉律师团队推荐业务或合办业务的律所同事、律师同行以及协同办案的公司工作人员表示诚挚感谢!

以下为十大案例正文:

案例一:郑某与山东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

【案情】

原告:山东某公司

被告:郑某

郑某系某安装工程的承包人,2016年3月,郑某从案外人付某处购买了一批山东某公司品牌的门窗五金配件用于其承包的门窗安装工程。后山东某公司以郑某购买并销售假冒其公司品牌的五金配件为由将郑某诉至法院。

【点评】

建筑商或承包商在承包工程中使用侵权商品如何处理的问题实践中存有争议,解决该问题的关键在于认定该行为属于销售行为还是使用行为。若是使用行为则不构成侵害商标专用权。法院认为郑某购买的假冒山东某公司注册商标的产品,用于其承包的建筑工程中,具有将被控侵权产品与其建设的建筑物整体出售给建设单位的性质,被控侵权产品的价值已涵盖在整体建筑物中,其行为不属于自用而是一种销售行为。

案例二:上海某公司与河北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

【案情】

原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

被告:河北某制衣有限公司

案情:原告系国内某品牌女装的生产及销售商,2017年6月,原告发现被告在其店内销售假冒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后将被告诉至人民法院。法院全额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点评】

本案王现辉团队在接受委托之后,全面搜集证据,并认真进行举证工作,先后两次补充证据,两次提交代理词,最终赢得了案件的胜诉。包括商标侵权案件在内的知识产权纠纷案件律师的举证工作相当重要,对于侵权事实的成立及损失的证明若没有充分的证据,很难达到打击侵权的效果。因此,律师在介入案件后,应马上借助各种力量全面搜集证据,并将证据条理清晰的呈现给法官,为案件的效果做好充分的准备。赔偿低的因素之一包括律师的努力与否,如果仅仅是“走过场”,案件的赔偿额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案例三:欧派侵害商标权纠纷

【案情】

原告:欧派家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河北某贸易有限公司

原告系国内家居及橱柜行业的领先者,其“欧派”系列注册商标已被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正因如此,商标侵权及“傍名牌”等现象屡见不鲜,2017年6月,原告发现河北某贸易有限公司的企业字号及产品、店招上均突出使用原告的“欧派”注册商标,后原告以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为由将被告诉至人民法院,后双方达成和解协议,被告自愿对其侵权行为赔偿原告合理经济损失并不再使用相关商标。

【点评】驰名商标的经营者在享受品牌盛誉的同时,也面临着巨大的维权压力。公司不仅要时刻监测市场上商标的注册情况及时提起异议或无效宣告程序,更要在商标被仿冒的初期将侵权行为扼杀在摇篮,否则后期将会面临巨大的维权成本也会有驰名商标被淡化的风险。

案例四:河北某环保公司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

【案情】

原告:某某(北京)环境科技有限公司

被告:河北某某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原被告双方均为空气检测仪的经营厂家,原告于2016年5月10日申请一种“空气检测仪”实用新型专利,授权公告日为2016年5月10日;被告于2016年1月28日向专利局申请一种“空气检测仪”实用新型专利,授权公告日为2016年6月22日。由于被告实用新型专利授权公告日在后,原告遂以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为由,将被告诉至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被告承担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的责任。

【点评】

本案中,被告的实用新型专利申请日为2016年1月28日,授权公告日为2016年6月22日,被告的专利授权公告日虽晚于原告,但专利申请日却早于原告专利申请日,依法可以构成涉案专利的抵触申请。将被诉侵权产品技术方案与被告专利相比,被诉侵权产品的各项技术特征均已被抵触申请单独、完整地公开,因此不构成侵权。

王现辉知产团队在接受被告委托后,在将被诉侵权产品与原告专利进行比对的基础上全面分析案情,并另辟蹊径地将争议的焦点转移到“抵触申请”抗辩上来,避免了因技术特征比对带来的不利影响。团队在法庭上据理力争,最终,原告当庭撤诉,委托人对案件结果非常满意。

案例五:河北广播电视台侵害作品广播权纠纷案

【案情】

原告: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

被告:河北广播电视台

原告是经国家批准成立、中国大陆地区唯一的音乐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依据《著作权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原告有权以自身名义从事维护音乐著作权的法律诉讼。被告在未支付相关著作权使用费的情况下,于2015年1月2日播放使用《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及《牧羊曲》,后经协商未果,原告将被告诉至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点评】

本案一审胜诉后被告未上诉,现判决已生效。由于市场监管不到位,音乐作品被侵权的频率一直居高不下,被告作为省内具有影响力的主流媒体,应严格遵守《著作权法》的规定,在使用音乐作品时经著作权人同意或支付相关报酬,否则不仅会增加侵权成本,也会带来不利影响。

案例六:侵害计算机软件著作权案

【案情】

原告:石家庄友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被告:游戏天堂电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点评】

公证证据保全由于其法律效力的确定性,在诉讼取证中被大量使用,尤其是在侵权案件中,虽然公证由专门的公证处来进行操作,但公证最终需经过对方的抗辩、法院的审查,因此律师在进行公证或者接受代理对外委托办理公证的过程中,公证书提交时必须首先审核公证内容、侵权主体、侵权事实之间是否存在关联,是否能产生唯一对应性,防止盲目轻信公证,导致败诉的后果。

案例七:侵害商业秘密案

【案情】

原告:唐山某公司

被告:玉田某公司、于某某

被告成立于2005年,因具有较为先进的管理经验和灵活的销售策略,该公司在市场上迅速发展。2011年,原告以被告法定代表人及被告公司现部分职工曾就职于原告为由,主张被告侵害其商业秘密,遂将被告诉至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商业秘密进行了认定,并判决玉田某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于某某赔偿唐山某公司经济损失850786.86元,后二审法院判决撤销一审判决,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原告后提起再审,最高人民法院驳回原告的再审申请。

【点评】

本案中,唐山某公司主张其通过制定《关于保密工作的几项规定》》、《关于技术秘密管理的具体措施》等保密制度、《销售管理制度》及与于某某签订《劳动合同协议书》、《营销服务责任书》等方式对商业秘密采取了保密措施。最高人民法院认为,首先,《关于保密工作的几项规定》仅有四条,且内容仅原则性要求所有员工保守企业销售、经营、生产技术秘密,在厂期间和离厂二年内,不得利用所掌握的技术生产或为他人生产与本公司有竞争的产品和提供技术服务,上述规定无法让该规定针对的对象即所有员工知悉玉田某公司作为商业秘密保护的信息范围即保密客体,仅此不属于切实可行的防止技术秘密泄露的措施,在现实中不能起到保密的效果。其次,《关于技术秘密管理的具体措施》系玉田某公司在一审法院于2015年5月18日第二次开庭时提供,玉田某公司主张该保密措施系2003年对技术人员进行管理要求做到技术保密时制定的电子文件,于某某及玉田某公司一审时对该证据的质证意见为:该证据是伪造的,是经过上次庭审之后受到启发写的,与唐山某公司主张同一时期形成的其他保密措施的证据相差甚远,但仍不够具体,未写明商业秘密的具体内容;且该证据不是原件,也未在举证期限内提出,因此对真实性不认可,不予质证。二审法院考虑唐山某公司主张该份证据是2003年形成的,但在2015年5月18日第二次开庭之前的庭审和举证中其一直未提及该重要证据,明显不符合常理,且该文件规定的保密措施详细程度与同一时期唐山某公司《关于保密工作的几项规定》明显差异过大,结合玉联公司仅提交了电子版的打印版而未提交电子版原件,也未提交该规定制定实施的其他证据,于某某及玉田某公司对该证据真实性均不认可,因此二审法院不能确定该证据的真实性,该证据不能作为本案定案的依据,该认定并无不妥。再次,《销售管理制度》、《营销服务责任书》采取的措施内容基本一致,即要求公司营销人员在职期间和高职三年之内不得利用原销售渠道销售公司同类产品。上述约定没有明确于某某应当承担的保密义务,而仅限制于某某在一定时间内通过原有渠道销售公司同类产品,该约定应当认定为竟业限制约定。竟业限制约定通过限制负有保密义务的劳动者从事竞争业务而在一定程度上防止劳动者泄露、使用用人单位的商业秘密。但是,相关信息作为商业秘密受到保护,必须具备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的要件,包括采取了保密措施,而并不是单纯约定竟业限制就可以实现的。对于单纯的竞业限制约定,即便其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保护商业秘密,但由于该约定没有明确用人单位保密的主观愿望和作为商业秘密保护的信息的范围,因而不能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规定的保密措施。最后,《劳动合同协议书》为劳动人事局等部门制定的格式合同,其第十一条第五项规定,乙方要保守甲方的技术经营机密,泄露甲方机密或利用厂技术机密与厂竞争者,甲方保留追究经济损失的权利。该规定同样不能认定为构成符合规定的保密措施。

案例八: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

【案情】

原告:邓某某

被告:张某某

原告邓某某于2015年5月18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了名称为“数控纤维短切机”的实用新型专利,2016年9月份原告发现被告大量制造并销售了侵犯上述专利的产品,遂将被告诉至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0万元。

【点评】

本案在王现辉律师团队充分准备的前提下,冲破了专利特征的技术难题,经过多次技术特征比对,最终赢得了法院的认可。在采取了诉前财产保全措施下,使被告侵权行为得以制止,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原告的经济损失。

案例九: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

【案情】

原告:王某某

被告:任县某机械厂

2017年2月15日经国家知识产权局授权公告,原告获得名称为“一种新型沙子装袋机”的实用新型专利,被告在未经原告许可的情况下,擅自制造、销售涉案侵权物品,原告将被告诉至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法院判决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五万元。

【点评】

本案在原告专利评价报告为负面的情况下,经历无效宣告程序最终专利维持专利有效。原被告双方庭审前多次交换证据,被告提出现有技术抗辩,并提交了网页公证作为证据,团队反驳了被告提出的现有技术抗辩,法院最终认定被告主张的现有技术没有公开被诉侵权产品的诸多技术特征能直接证明该产品于涉案专利申请日之前通过销售方式导致公开,支持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虽然判决额度不高,但案件定性后对于原告打击其他侵权单位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这一思路也可以供存在多名侵权单位的情况下参考使用。

案例十: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

【案情】

原告:石家庄某包装材料销售有限公司

被告:涞水县某工艺品有限公司

2015年,原告获得了案外人张某某名称为“一种锅体保护壳”的实用新型专利的独占许可使用权,同年12月份原告发现市场和电商平台上存在与原告“相同”的专利产品,后原告将被告诉至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被告赔偿经济损失5万元。后经团队一直努力,一审判决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

【点评】

凡是专利权人写入独立权利要求的技术特征,都是必要技术特征,都不应当被忽略,而均应该纳入技术特征对比之列。本案原告之所以败诉,是因为其专利独立权利要求书写不规范,导致技术特征比对时,专利权利要求的多个技术特征在被诉侵权产品中并不存在,被诉产品未落入涉案专利的保护范围。律师建议发明人在撰写专利证书时应加强撰写水平,做到从源头防范风险。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