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章|专利侵权诉讼实务之专利侵权诉讼案件的管辖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王现辉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28日 浏览次数:75 我要分享


专利侵权诉讼实务之专利侵权诉讼案件的管辖

文/王现辉  

本文就专利侵权诉讼案件的管辖涉及的与一般民事案件不同之处,包括级别管辖、地域管辖等问题展开进行说明,并就争议较多的网络销售地的认识以及共同诉讼管辖问题进行讨论。

、级别管辖

《民事诉讼法》第十七条规定,基层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事案件,但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第十八条规定中级人民法院管辖最高人民法院确定由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的案件。

根据民事诉讼法的上述规定,一审案件一般由基层人民法院管辖。但是,对于专利纠纷案件司法解释有特殊的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2015修正)

第二条 专利纠纷第一审案件,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指定的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最高人民法院根据实际情况,可以指定基层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专利纠纷案件。

一般情况下,专利侵权纠纷案件由各省会城市和直辖市的中级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指定的中级人民法院管辖。但是,2014年8月31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在北京、上海、广州设立知识产权法院的决定,以及2017年1月以来,最高人民法院批复在江苏等17个省级行政区划设立20个知识产权法庭(南京、苏州、武汉、成都、杭州、宁波、合肥、福州、济南、青岛、深圳、天津、郑州、长沙、西安、南昌、兰州、长春、乌鲁木齐、海口)。形成了1+3+20的知识产权管辖格局。

所谓“1+3+21”是指:

1: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

3:3个知识产权法院(北京、上海、广州)

20:20个知识产权法庭(南京、苏州、武汉、成都、杭州、宁波、合肥、福州、济南、青岛、深圳、天津、郑州、长沙、西安、南昌、兰州、长春、乌鲁木齐、海口、厦门

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文件,这些知识产权法院/法庭一般都会跨区管辖所在省市的专利侵权一审案件。

对于已经设立知识产权法院/法庭的省市、自治区,其专利侵权一审案件由知识产权法院/法庭负责。

对于尚未设立知识产权法院/法庭的省市、自治区,其专利侵权一审案件仍由原先具有管辖权的中级人民法院负责。

具有专利纠纷第一审案件管辖权法院明细表: 

 

具有专利纠纷第一审案件管辖权法院/法庭一览表

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

北京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天津

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

天津知识产权法庭*

河北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山西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

内蒙古

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

辽宁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

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吉林

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

长春知识产权法庭*

黑龙江

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海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上海知识产权法院

江苏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南京知识产权法庭*、苏州知识产权法庭*

浙江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杭州知识产权法庭*、宁波知识产权法庭*

安徽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

合肥知识产权法庭*

福建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福州知识产权法庭*、厦门知识产权法庭

江西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南昌知识产权法庭*

山东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济南知识产权法庭*、青岛知识产权法庭*

河南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郑州知识产权法庭*

湖北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武汉知识产权法庭*

湖南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长沙知识产权法庭*

广东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深圳知识产权法庭*

广西

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海南

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

重庆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四川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

成都知识产权法庭*

贵州

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

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

云南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西藏

西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拉萨市中级人民法院

陕西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西安知识产权法庭*

甘肃

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

兰州知识产权法庭*

青海

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

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宁夏

宁夏回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

新疆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乌鲁木齐知识产权法庭*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生产建设兵团分院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八师中级人民法院,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十二师中级人民法院

注释:标注*的知识产权法庭是中级人民法院的内设机构,有权跨行政区域审理专利等技术类案件。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指定的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管辖明细

蒙古: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发生在包头 市、鄂尔多斯市、巴彦淖尔市、乌海市、阿拉善盟辖 区内的第一审专利纠纷案件;发生在其他盟市辖区内的第一审专利纠纷案件仍由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沈阳:抚顺、本溪、锦州、葫芦岛、铁岭、鼻新、朝阳地区的上述纠纷由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集中管辖;鞍山、营口、辽阳、丹东、盘锦地区的上述纠纷由大适市中级人民法院集中管辖

黑龙江: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哈尔滨市、牡丹江市、佳木斯市、鸡西市、双鸭山市、鹤岗市、伊春市、七台河市、绥化市区域内第一审专利纠纷案件;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齐齐哈尔市、大庆市、黑河市、大兴安岭地区区域内的第一审专利案件。

江苏:南京知识产权法庭(管辖南京、镇江、扬州、泰州、盐城、淮安、宿迁、徐州、连云港市辖区内的专利一审民事和行政案件)、苏州知识产权法庭(管辖苏州、无锡、常州、南通市辖区内的专利一审民事和行政案件);

浙江:杭州知识产权法庭、宁波知识产权法庭;

杭州知识产权法庭集中管辖发生在杭州、嘉兴、湖州、金华、衢州、丽水辖区内的专利案件;宁波知识产权法庭集中管辖宁波市、温州市、绍兴市、台州市、舟山市辖区内的专利案件

山东:济南知识产权法庭、青岛知识产权法庭;

济南知识产权法庭集中管辖济南、淄博、枣庄、济宁、泰安、莱芜、滨州、德州、聊城、临沂、菏泽辖区内的专利纠纷案件;青岛知识产权法庭集中管辖青岛市、东营市、烟台市、潍坊市、威海市、日照市辖区内的专利纠纷案件

广东: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目前是广东省内唯一拥有专利、植物新品种、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技术秘密、计算机软件民事、涉及驰名商标认定案件第一审管辖权的中级人民法院,广东省其他市的上述案件均由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管辖。

广西: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本辖区内及桂林市、来宾市、河池市辖区内的第一审专利民事案件。广西省其他市的上述案件均由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重庆: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为审理发生在其辖区以及重庆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辖区。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法院管辖发生在其辖区及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辖区、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辖区。

重庆一中院

沙坪坝区法院、江北区法院、北碎区法院、渝北区法院、大足区法院、

合川区法院、长寿区法院、壁山县法院、铜梁区法院、潼南县法院

重庆二中院

万州区法院、云阳县法院、奉节县法院、巫山县法院、梁平县法院、

开县法院、忠县法院、城口县法院、巫溪县法院

重庆三中院

涪陵区法院、南川区法院、丰都县法院、垫江县法院、武隆县法院

重庆四中院

黔江区法院、石柱县法院、彭水县法院、西阳县法院、秀山县法院

重庆五中院

渝中区法院、南岸区法院、九龙坡区法院、大渡口区法院、巴南区法

院、万盛区法院、永川区法院、江津区法院、萘江区法院、荣昌区法

院、重庆铁路法院

贵州: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为一审法院审理发生在本辖区内的部分专利纠纷案件。其他地区案件归贵阳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新疆: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分院农八师中级人民法院:农八师、农四师、农五师、农七师、农九师、农十师。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十二师中级人民法院农十二师、农一师、农二师、农三师、农六师、农十三师、农十四师、建筑工程师辖区内和发生在乌鲁木齐市城区范围内的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人民法院案件管辖权问题的若干规定》的专利纠纷案件。

专利侵权案件的管辖,与案件的标的额也有关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调整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事案件标准的通知》(法发[2019]14号)的规定,目前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事案件的诉讼标的额上限调整为50亿元人民币,高级人民法院管辖诉讼标的额50亿元以上或者其他在本辖区有重大影响的第一审民事案件。因而,只要诉讼标的额不超过50亿元,专利侵权案件仍由上述具有管辖权的知识产权法院/法庭,或者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附:

最高人民法院

关于调整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事案件标准的通知

法发[2019]14号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解放军军事法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生产建设兵团分院:

为适应新时代审判工作发展要求,合理定位四级法院民事审判职能,促进矛盾纠纷化解重心下移,现就调整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事案件标准问题,通知如下:

一、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事案件的诉讼标的额上限原则上为50亿元(人民币),诉讼标的额下限继续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调整地方各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知识产权民事案件标准的通知》(法发[2010]5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调整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商事案件标准的通知》(法发[2015]7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明确第一审涉外民商事案件级别管辖标准以及归口办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法[2017]359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调整部分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商事案件标准的通知》(法发[2018]13号)等文件执行。

二、高级人民法院管辖诉讼标的额50亿元(人民币)以上(包含本数)或者其他在本辖区有重大影响的第一审民事案件。

三、海事海商案件、涉外民事案件的级别管辖标准按照本通知执行。

四、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的级别管辖标准按照本通知执行,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知识产权法庭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所涉案件类型除外。

五、最高人民法院以前发布的关于第一审民事案件级别管辖标准的规定与本通知不一致的,不再适用。

本通知自2019年5月1日起实施,执行过程中遇到的问题,请及时报告我院。

最高人民法院

2019年4月30日

 

《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四条  当事人不服地方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决的,有权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上一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当事人不服地方人民法院第一审裁定的,有权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上一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知识产权法庭若干问题的规定》(自2019年1月1日起施行 法释〔2018〕22号)第二条规定,自2019年1月1日起,对于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的二审案件,统一归由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审理。外观设计专利侵权案件的二审仍由原审法院的上一级法院即省级高级人民法院审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知识产权法庭若干问题的规定(2018年12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756次会议通过,自2019年1月1日起施行)第二条  知识产权法庭审理下列案件:  

(一)不服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院、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植物新品种、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技术秘密、计算机软件、垄断第一审民事案件判决、裁定而提起上诉的案件;  

(二)不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外观设计专利、植物新品种、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授权确权作出的第一审行政案件判决、裁定而提起上诉的案件;  

(三)不服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院、中级人民法院对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外观设计专利、植物新品种、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技术秘密、计算机软件、垄断行政处罚等作出的第一审行政案件判决、裁定而提起上诉的案件;  (四)全国范围内重大、复杂的本条第一、二、三项所称第一审民事和行政案件;  

(五)对本条第一、二、三项所称第一审案件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依法申请再审、抗诉、再审等适用审判监督程序的案件;  (六)本条第一、二、三项所称第一审案件管辖权争议,罚款、拘留决定申请复议,报请延长审限等案件;  

(七)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应当由知识产权法庭审理的其他案件。

更为直观了解方式,参见图表:

 

 

二、地域管辖

  (一)专利侵权纠纷的地域管辖

《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一条 对公民提起的民事诉讼,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被告住所地与经常居住地不一致的,由经常居住地人民法院管辖。 对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起的民事诉讼,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 同一诉讼的几个被告住所地、经常居住地在两个以上人民法院辖区的,各该人民法院都有管辖权。

第二十八条  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

《民事诉讼法解释》

第二十四条  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的侵权行为地,包括侵权行为实施地、侵权结果发生地。

民事诉讼地域管辖的一般原则是“原告就被告”。对于侵权纠纷案件,民事诉讼法又特别规定了侵权行为地法院也具有管辖权,其中侵权行为地包括侵权行为实施地和侵权结果发生地。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 更为明确专利侵权案件中的侵权行为实施地和侵权结果发生地的具体含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五条 因侵犯专利权行为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侵权行为地包括:被诉侵犯发明、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产品的制造、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等行为的实施地;专利方法使用行为的实施地,依照该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的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等行为的实施地;外观设计专利产品的制造、许诺销售、销售、进口等行为的实施地;假冒他人专利的行为实施地。上述侵权行为的侵权结果发生地。

2019)最高法知民辖终33号明确认定销售行为实施地包括不以购买者意志为转移的销售商主要经营地以及被诉侵权产品储藏地、发货地或者查封扣押地等

 

侵权结果发生地应当理解为侵权行为直接产生的结果的发生地,不能以权利人认为受到损害就认为其所在地就是侵权结果发生地。

“销售”行为并非瞬时完成的行为,成立于买卖合同订立,终止于发货,故买卖合同成立地法院、侵权产品发货地法院具有管辖权。

对因许诺销售而引起的侵犯专利权诉讼的管辖问题同别的专利侵权行为一样,由侵权行为地或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具体说来,是由许诺销售行为的实施地以及作出许诺销售行为的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如果许诺销售的广告刊登在报纸上,则由该报社的工商注册地的人民法院管辖;如果许诺销售的广告是通过互联网发布的,则应由发布该广告的网站的服务器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不能查清服务器所在地时,则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

(二)专利申请权与专利权权属纠纷案件的地域管辖

专利申请权与专利权权属纠纷案件的地域管辖,应区别权属争议发生的原因即侵权行为还是合同关系分别确定。如果是基于职务发明创造与非职务发明创造之争导致的权属争议,属于侵权行为导致的权属争议,应按照民事诉讼法第28条规定的一般侵权行为管辖确定规则确定,即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

如果是基于技术开发合同或者技术委托合同等技术合同争议引发的权属争议,则需根据民事诉讼法关于合同争议管辖确定的规则确定管辖。民事诉讼法第32条规定,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不同技术合同当事人的权利义务不同,履行方式不同,合同的履行地点也不同。技术开发合同以研究开发地为合同履行地;技术转让合同以技术实施地或者受让人住所地为合同履行地;技术咨询合同以受托人住所地为合同履行地;技术服务合同以完成主要技术服务项目的地点为合同的履行地。

(三)专利合同纠纷的地域管辖

专利合同纠纷包括专利申请权转让合同纠纷,专利权转让合同纠纷,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纠纷以及专利代理合同纠纷等。专利合同纠纷属于合同纠纷,地域管辖的确定依据民事诉讼法第32条的规定,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

(四)确认不侵害专利权纠纷的地域管辖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本田技研工业株式会社与石家庄双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旭阳恒兴经贸有限公司专利纠纷案件指定管辖的通知》中的批示,确认不侵犯专利权诉讼属于侵权类纠纷,依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应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

(五)确认不侵害专利权诉讼和专利侵权诉讼合并审理管辖法院的确定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在本田技研工业株式会社与石家庄双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侵犯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管辖权异议上诉案中的裁定,不同法院受理的涉及同一事实的确认不侵犯专利权诉讼和专利侵权诉讼应当移送管辖合并审理;移送过程中,如涉及地域管辖,应按照立案时间的先后顺序,由后立案受理的法院将案件移送到先立案受理的法院审理;如涉及级别管辖,一般按“就高不就低”的原则由级别低的法院将其立案受理的案件移送到级别高的法院审理。

(六)申请诉前停止侵害专利权及申请诉前停止侵害专利权损害责任纠纷的地域管辖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对诉前停止侵犯专利权行为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2条的规定,诉前责令停止侵犯专利权行为的申请,应当向有专利侵权案件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出。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对诉前停止侵犯专利权行为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13条的规定,申请诉前停止侵害专利权损害责任纠纷中,遭受损害的被申请人“可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申请人赔偿,也可以在专利权人或者利害关系人提起的专利权侵权诉讼中提出损害赔偿的请求,人民法院可以一并处理”。根据该司法解释,申请诉前停止侵害专利权造成损害的诉讼,可以作为一种独立的侵权诉讼来对待,由其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起诉(即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的法院);鉴于损失是因采取诉前停止侵权措施引起的,为了公正合理地保护被申请人的合法权益,从有利于查清案情和公正处理纠纷考虑,故也允许被申请人在专利权人或者利害关系人提起的专利权侵权诉讼中提出损害赔偿的请求,人民法院可以一并处理。

(七)其他专利纠纷的地域管辖

发明创造发明人、设计人署名权纠纷及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设计人奖励、报酬纠纷,发明专利临时保护期使用费纠纷的地域管辖,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原则上可参照专利侵权纠纷确定管辖法院。因恶意提起专利诉讼损害责任纠纷,假冒他人专利纠纷,本质上均属于侵权纠纷,均可以参照侵犯专利权纠纷的管辖规定确定管辖法院。

最高人民法院在山东新发药业有限公司与浙江杭州鑫富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上海爱兮缇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发明专利临时保护期使用费纠纷及侵犯发明专利权纠纷管辖权异议案[11]中,认为:在发明专利临时保护期使用费纠纷中,除了权利人只能就使用费问题主张损害赔偿的民事责任而不能请求实施人承担停止侵权等其他民事责任以外,在其他问题上与一般意义上的侵犯专利权纠纷并无本质不同,发明专利临时保护期使用费纠纷在案件性质上与侵犯专利权纠纷最为类似。因此,在法律或者司法解释对发明专利保护期使用费纠纷的管辖作出特别规定之前,可以参照侵犯专利权纠纷的管辖规定确定发明专利保护期使用费纠纷的管辖。

另外,专利权宣告无效后返还费用纠纷的管辖,要区分基础法律关系是侵权法律关系还是合同法律关系来确定地域管辖。对于专利侵权纠纷在专利权被宣告无效后被控侵权人提出的返还侵权赔偿金纠纷,可按照专利侵权案件的管辖规则来确定管辖。对于专利权转让合同而在专利权被宣告无效受让人提出的返还专利权转让费纠纷,可按照专利权转让合同案件的管辖规则来确定管辖。对于专利实施许可合同在专利权被宣告无效后被许可人提出的返还专利使用费纠纷,可按照专利实施许可合同案件的管辖规则来确定管辖。

 

 

三、网络销售侵犯专利权产品案件的管辖

 

网购收货地是否构成侵权结果发生地,关系着专利纠纷案件的管辖,影响着原告起诉维权的便捷程度,甚至决定案件的走向及判赔金额的高低。

目前,很多专利侵权产品是在电商平台销售的,那么,对于这类案件的管辖,有两个争议点:

第一、专利权人住所地是否属于侵权结果发生地?

第二、收货地是否属于侵权结果发生地?   

3.1 专利权人住所地是否属于侵权结果发生地?

《民事诉讼法》

第二十八条 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

《民事诉讼法解释》

第二十四条 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的侵权行为地,包括侵权行为实施地、侵权结果发生地。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十五条 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侵权行为地包括实施被诉侵权行为的网络服务器、计算机 终端等设备所在地。侵权行为地和被告住所地均难以确定或者在境外的,原告发现侵权内容的计算机终端等设备所在地可以视为侵权行为地。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十五条 信息网络侵权行为实施地包括实施被诉侵权行为的计算机等信息设备所在地,侵权结果发生地包括被侵权人住所地。

 

 

鉴于信息网络侵权的特殊性,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突破了“原告就被告”的一般管辖原则,将被侵权人住所地认定为侵权结果发生地,被侵权人一般是指原告,这样,原告住所地法院就具有了信息网络侵权案件的管辖权。

那么,对于在网络上销售侵犯专利权的产品,是否属于信息网络侵权行为呢?如果属于的话,被侵权人即专利权人所在地的法院也具有管辖权,这对专利权人显然是非常有利的。

2016年4月27日 ,最高人民法院作出(2016)最高法民申731号案件,已经确认《民事诉讼法解释》 第二十五条的信息网络侵权行为具有特定含义,在网络上销售专利侵权产品不属于信息网络侵权行为,因而,被侵权人即专利权人住所地不具有管辖权。

3.2 收货地是否属于侵权结果发生地?

近四年来,网购收货地作为知识产权侵权案件的管辖权连接点,最高院多次表态,被诉销售行为地的认定既要有利于管辖的确定性、避免当事人随意制造管辖连接点,又要便利权利人维权。在网络环境下,销售行为地原则上包括网络销售商主要经营地、被诉侵权产品储藏地、发货地或者查封扣押地等,但网络购买方可以随意选择的网络购物收货地通常不宜作为网络销售行为地。“管辖确定”原则是指管辖法院应当明确、可预期。如果网络购物收货地可以作为管辖地,那么原告可以指定任何一个省市内的某地点来收货,从而可以随意的制造管辖连接点,进而任意的选择有利于自己的法院去起诉,管辖地缺乏明确性、稳定性,管辖制度被架空。   2017年6月13日,(2016)最高法民辖终107号2018年4月28日,(2018)最高法民辖终93号均表达了上述观点。   2019年7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2019)最高法知民辖终66号裁定书,最高人民法院再次就网购收货地管辖亮明观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五条规定的销售行为实施地,原则上包括不以购买者意志为转移的销售商主要经营地以及被诉侵权产品储藏地、发货地或者查封扣押地等,购买者可以自行选择确定的网络购物收货地则不应被认定为销售行为实施地。侵权结果发生地应当理解为侵权行为直接产生的结果的发生地,不能以权利人认为受到损害就认为其所在地就是侵权结果发生地。被诉侵权产品的网络销售行为付诸实施时就已经实际产生被诉侵权结果,被诉侵权产品的网络购物收货地对侵权行为的实施没有实质影响,故网络购物收货地不能被认定为侵权结果发生地。

 

四、共同诉讼的管辖

专利侵权行为是多种多样的,诸如制造行为、销售行为、许诺销售行为、使用行为、进口行为等。上述侵权行为的行为人在现实生活中通常并不是同一主体,而是为多个主体在分别进行不同的行为,那么原告如何选择他们起诉?或者说选择哪家主体所在地法院起诉呢?

一种观点认为专利侵权诉讼,被告一般包括专利侵权产品的制造者和销售者,但是,很多案件中制造者和销售者并不属于共同侵权,客观上不存在共同的侵权行为,主观上不存在共同侵权的故意或意思联络。因此,专利权人在一个案件中同时起诉制造者和销售者,如果按照民事诉讼法关于共同诉讼管辖的规定,法院如果要合并审理,需要经过制造者和销售者的同意。

《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二条第一款当事人一方或者双方为二人以上,其诉讼标的是共同的,或者诉讼标的是同一种类、人民法院认为可以合并审理并经当事人同意的,为共同诉讼。

但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对此种情况有特别规定,对于专利侵权案件,以制造者与销售者为共同被告起诉的,销售地人民法院有管辖权。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六条原告仅对侵权产品制造者提起诉讼,未起诉销售者,侵权产品制造地与销售地不一致的,制造地人民法院有管辖权;以制造者与销售者为共同被告起诉的,销售地人民法院有管辖权。销售者是制造者分支机构,原告在销售地起诉侵权产品制造者制造、销售行为的,销售地人民法院有管辖权。

最高人民法院在前述“奥克斯空调”专利侵权纠纷管辖权异议【(2018)最高法民辖终93号】中更为明确指出,在专利侵权案件中,如果专利权人将被诉侵权产品的制造商和销售商作为共同被告提起诉讼,基于诉讼标的的同一性以及防止判决冲突、保护当事人利益等政策原因,该诉讼构成一种特殊的必要共同诉讼。对于此类必要共同诉讼,一旦原告选择在同一案件中对多个被告共同起诉,法院仍可以合并审理而无需征得被告的同意。

上述案例明确以制造商和销售商作为共同被告提起的诉讼为一种特殊的必要共同诉讼,但是,司法实践中并没有对制造商、销售商、使用者等多主体作为共同被告提起诉讼性质进行明确定性,法律规定与司法解释或者司法实践还有一定的冲突。

司法实践中应如何具体操作,举例进行说明:

例如:假如制造者是A,使用者是B,那么如何选择起诉?

1、将A和B均列为被告。

立案时法院只做形式审查,通常会同意以共同被告立案,哪怕最终判决认定A和B不属于共同侵权,不连带承担责任,法院往往会判定分别承担责任。当然,使用者B可以行使的“合法来源抗辩”,但是将其列为被告有其实际意义。尤其涉及到大型设备的侵权案件,往往使用者B拥有该侵权产品的所有权(或占有权),原告无法对该设备进行保管,因此法院要想审理该侵权产品是否侵权,只能去B的厂房勘验,所以B的配合对于该案件的审理至关重要。只有将其作为共同被告,才方便后续的停工勘验、保全、甚至销毁等措施。故将A和B作为共同被告一般是建议的诉讼策略。

2、将B作为第三人,将A作为被告。

考虑到B是权利人的潜在客户,权利人基于商业合作的考量不愿意起诉B,同时又想要B配合解决权利人与A的侵权纠纷,往往将B作为第三人,同时将A作为被告是否可行呢?

由于案件处理过程中会涉及对侵权产品实物的处分,显然不可避免地会对使用者B造成法律上的利害影响,所以法院一般会通知使用者B作为第三人。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当事人的诉讼地位不可能既是被告又是第三人,专利侵权使用者B明显属于《专利法》所规定的侵权行为的一种,诉讼地位应该是被告,而不能是第三人。

3、只告B,不告A。

实践中有时候权利人无法证明谁是背后的制造商或销售商,而仅仅找到了正在使用该侵权产品的B,那么只能单独起诉B。在诉讼过程中,若使用者B主张合法来源抗辩,则权利人有可能借此了解到制造者、销售者,从而进一步另案起诉或请求追加被告。

4、只告A,不告B。

如果权利人在举证方面不依赖于侵权产品使用者B,能够直接拿到A侵权的证据。可以采取此种方式。

综上,实务操作过程中,容易在选择起诉谁的问题上产生一种误解,认为多个侵权者必须存在共同的意思联络,才能将其共同起诉为被告。实际上并不是。因为起诉立案仅仅做形式审查,并不审核是否有“共同的意思联络”,原告起诉时具有充分的自主权。 “共同的意思联络”仅仅是法院判断是否共同侵权及连带责任的考量因素之一。

 

五、审判监督程序的管辖

(一)对生效的一审判决、裁定的审判监督

如果该判决、裁定是2019年1月1日前作出的,对其依法申请再审、抗诉、再审,适用《民事诉讼法》《行政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即审判监督模式保持不变;如果该判决、裁定是2019年1月1日(含)后作出的,对其依法申请再审、抗诉、再审,则由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审理。

(二)对生效的二审判决、裁定的审判监督

当事人对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作出的二审判决、裁定不服的,也可以依据《民事诉讼法》《行政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此类审判监督案件则由最高人民法院的民事审判第三庭审理。

 声明:转载需经作者许可并标注作者及出处!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