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 | 2019年度河北省知识产权案件大数据分析报告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王现辉 李洪磊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29日 浏览次数:119 我要分享

 2019年度河北省知识产权案件大数据分析报告 

前言 

王现辉律师知识产权团队通过全面检索2019年度河北省各级人民法院审理的涉及知识产权的裁判文书,归纳整理,深入分析,形成2019年度河北省知识产权案件大数据分析报告,以供知识产权界同仁参考

河北省各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案例审理基本情况

(一)知识产权案件审理数量汇总

通过对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的2019年度河北省知识产权案件检索分析,河北省审判机构公开的知识产权案件裁判文书共2680份。类型涉及判决书、裁定书、通知等,其中判决书584件,裁定书2018,通知32件,调解36件。

河北省2019年知识产权案件数量相比2018年的1808件、2017年的874件、2016年的762有了较大幅度提升,一方面体现了我国司法保护知识产权的的主导作用日益凸显,另一方面也体现了公众保护知识产权权益的意识逐渐增强。

从案件审理程序分析,一审程序案件2181件,二审程序案件370件,再审案件25件,执行103件,其他1件。

图一:审理程序可视化示意图

 

(二){C}{C}知识产权案件案由分布

从全省知识产权一、二审案由来看,知识产权权属、侵权纠纷类案件数量为2358件,占比全年度案件数量的87.99%;知识产权合同纠纷类案件数量为208件,占比全年度案件数量的7.76%;不正当竞争纠纷类案件数量为89件,占比全年度案件数量的3.32%;其他知识产权竞争纠纷案件数量为25件,占比全年度案件数量的0.93%

图二:案由分类可视化示意图

(三)各级人民法院审理案件数量

法院层级中,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380[1] ,各中级人民法院2220[2] ,基层人民法院80[3] 

基层人民法院65个案件[4] 中包含21件执行类案件,另外59件中包括判决11件,裁定58[5] ,通知2件,调解1件,裁定当中大部分为移送管辖之裁定,该数据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当事人提起诉讼时并未十分了解知识产权案由的管辖规定[6] 。一审判决11件知识产权案件中大部分为技术合作开发、技术委托开发等技术合同类纠纷,当事人错将此类案件以一般普通案件起诉,一审法院错将此类案件作为一般案件审理,并作出判决,显示出当事人及基层法院对知识产权案由及案件性质了解不够深入,司法实践中仍存在错误管辖的情形。[7] 

图三:各级人民法院审理案件数量可视化示意图

(四)知识产权案件诉讼标的情况

统计数据显示,标的额在50万元以下的案件数量最多,有2134件,50万元至100万元的案件有42件,100万元至500万元的案件有33件, 500万元至1000万元的案件有10件,1千万元至2千万元的案件有1件。较去年相比,500万元至1000万元的案件增加7件,1千万元至2千万元的案件降低2件。总的来说,河北省知识产权案件标的额总体仍处于较低水平。

图四:知识产权案件标的额可视化示意图

{C}(五){C}{C}审理期限

通过对审理期限的可视化分析可以看到[8] ,当前条件下的审理时间更多处在31-90天的区间内,平均时间为77天。30天以内审结的多为原、被告达成和解协议后撤诉的案件,30-91天及91-181天的1578件案件系案件经诉讼程序真实审理周期,目前河北省各地知识产权案件审理周期较前几年明显缩短,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为例,立案后1个月内基本会安排开庭日期,正常情况下2个月内开庭审理,3-4个月内审理终结,办案效率明显提升。

图五:审理期限可视化示意图

{C}二、{C}{C}河北省知识产权案件详细化数据

(一)商标篇

1、案由分布情况

涉商标案件共803件,其中侵害商标权纠纷703件,占比87.55%,商标权权属纠纷12件,占比1.49%,其他商标权权属、侵权纠纷88件,占比10.96%

图六:商标类案由整体分布情况

{C}2、{C}{C}所涉及行业

河北省商标权类知识产权案件所涉行业,排名前五的分别是制造业353件,批发和零售业159件,租赁和商务服务业96件,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50件,房地产行业9件。

图七:商标类案件所涉及行业可视化示意图

{C}3、{C}{C}一审裁判结果

从检索结果来看,75.28%的案件都以撤回起诉方式结案,这与批量或商业维权案件达成和解、撤诉这一模式有很大关系;全部或部分支持占比18.26%。由此看来,商标类知识产权案件原告可达到全部或部分目的比例已达到93.54%[9] ,绝大部分商标权人是可以全部或部分实现基本诉求,当然也存在权利人准备不充分、诉讼主体不适格、权利瑕疵等问题导致的撤回起诉的因素,此类比例目前无法具体分析,但商标案件此类情况比例较低。

图八:一审裁判结果可视化示意图

(二)专利篇

1、专利侵权案件审理情况

专利权权属、侵权纠纷案件共计466件。其中,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案件数量为279件,占比全部专利专利权权属、侵权纠纷案件59.87%[10] ;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件数量为143件,占比全部专利专利权权属、侵权纠纷案件30.69%[11] ;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件数量为36件,占比全部专利专利权权属、侵权纠纷案件7.72%[12] 

图九:专利侵权案件案由可视化示意图

{C}2、{C}{C}专利纠纷所涉行业

从专利纠纷所涉行业类型来看,制造业为307件,占比全部专利纠纷案件数量的67.77%;批发和零售业62件,占比全部专利纠纷案件数量的13.69%;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39件,占比全部专利纠纷案件数量的8.61%;租赁和商务服务业13件,占比全部专利纠纷案件数量的2.87%;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10件,占比全部专利纠纷案件数量的2.21%;其他行业22件。

图十:专利纠纷所涉行业可视化示意图

{C}3、{C}{C}一审裁判结果

从检索结果来看,76.37%的案件都以撤回起诉方式结案,这与案件达成和解、撤诉有很大关系;全部或部分支持占比13.68%。由此看来,专利侵权类知识产权案件原告可达到全部或部分目的比例已达到90.05%,绝大部分专利权人是可以全部或部分实现基本诉求。当然也存在权利人准备不充分、诉讼主体不适格、权利瑕疵或者被诉产品不落入权利要求保护范围等问题导致原告撤回起诉的因素,此类比例目前无法具体分析,相对于商标案件来讲并非因达成和解而撤回起诉的比例较商标类案件要高[13] ,这与专利案件对专业技术知识要求更高有一定关系,也反映出河北省内专利类案件代理律师水平整体有待提高。

图十一:一审裁判结果可视化示意图

4、判决数额检索分析

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案件数量为279件,其中判决(包括一审、二审)共53份。经检索,判决数额最高为15万元,最低为1万元。

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件数量为143件,其中判决(包括一审、二审)共32份。经检索,判决数额最高为50万元(后二审改判为15万元),最低为1万元。

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件数量为36件,其中判决包括(一审、二审)共9份。经检索,7份未判决赔偿金额,仅有两份判决有赔偿金,一份判决数额为15万元,一份为2万元。

总观之,专利类商业批量维权案件,主要集中在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案件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件中,因商业性目标突出,法院对于该类案件基本按法定赔偿最低数额裁判即仅支持一万元左右,整体上反映出河北省内唯一专利类管辖法院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于批量商业维权类案件的判决额度上采取限缩措施。

(三)著作权篇

1案由分布情况

2019年度河北省一、二审法院共计审理著作权侵权案件1028起,其中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案件329起,占比全部案件数量的32%;侵害其他著作财产权纠纷304件,占比全部案件数量的29.57%;侵害出版者权纠纷案件28起,占比全部案件数量的2.72%;侵害作品表演权纠纷16件,占比全部案件数量的1.56%;侵害作品发行权权纠纷12件,占比全部案件数量的1.17%其他案由”339件,占比全部案件数量的32.98%

图十二:案由分布可视化示意图

{C}2、{C}{C}著作权侵权纠纷所涉行业

从著作权纠纷所涉行业类型来看,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为251件,占全部著作权侵权纠纷案件数量的25.85%;文化、体育和娱乐业239件,占全部著作权侵权纠纷案件数量的24.61%;制造业172件,占全部著作权侵权纠纷案件数量的17.71%;批发和零售业162件,占全部著作权侵权纠纷案件数量的16.68%;租赁和商务服务业82件,占比全部专利纠纷案件数量的8.45%;其他行业65件。

 

图十三:著作权侵权纠纷所涉行业可视化示图

{C}3、{C}{C}一审裁判结果

从检索结果来看,86.69%的案件都以撤回起诉方式结案,这与案件达成和解、撤诉有很大关系;全部或部分支持占比12.77%。由此看来,著作权侵权类知识产权案件原告可达到全部或部分基本诉求比例已达到99.46%99%以上的著作权人是可以全部或部分实现基本诉求。与商标类、专利类案件比例相似,三类案件的相似比例可以看出在河北省内,批量维权类或商业维权类案件势头有所提升,案件代理以获得赔偿为主要目的,代理质量相对较低,与省外高水平知识产权保护地区相比,在疑难、复杂类、高额赔偿类案件方面,河北省仍有较大提升空间,代理律师在此方面大有所为。

图十四:一审裁判结果可视化示意图

4、判决数额检索分析

1)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类案件

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案件329件,其中人民法院出具审判决书(包括一审、二审)共67份。经检索,判决数额最高为福州大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起诉的两家KTV,判决4.8万元,并赔偿2000元公证费及相应场所消费金额;最低判决数额低至200元或500元,均为商业批量类维权案件。

其中图片类侵权案件判决数额为200元或500元,基本为北京某景视觉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商业批量维权案件

其中微信公众号转载文章侵权的案件,案件基本为保定某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邯郸市丛台区某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批量提起的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件,人民法院根据涉案作品的独创性程度、被告使用涉案作品的方式、字数、主观过错程度、侵权的持续时间、被告网站的知名度及影响力等因素,酌定判决数额在12005000元不等。

2侵害其他著作财产权纠纷案件

经检索,侵害其他著作财产权纠纷304件,其中人民法院出具审判决书(包括一审、二审)共35份,以及其他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的案件的42份判决书,大致可分为两类。

一类为起诉KTV等娱乐场所侵害原告对涉案音乐电视作品享有的著作权,判决数额为2万至6万之间不等,人民法院对此类批量维权诉讼案件的判决数额较其他类型批量维权案件的判决数额普遍较高。

另一类为美术作品侵权,判决数额为3000元至5万元不等,其中对批量类维权案件判决数额普遍在300010000元,比如优扬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的系列维权案件,判决数额为6500元左右,奥飞娱乐股份有限公司的系列维权案件,判决数额大致为3000元、4000元不等……

涉及字库侵权的案件2019年河北省知识产权案件只有1件,结合2018年的3件,均为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提起的著作财产纠纷案,法院判决赔偿北大方正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人民币5万元。

总观之,著作权类商业批量维权案件,主要集中在图片类侵权案件微信公众号转载文章侵权的案件、美术作品侵权案件以及批量起诉KTV等娱乐场所侵害音乐电视作品的著作权案件,法院对于上述前三类批量维权案件基本采取低数额裁判,最低至200元、500元,最高目前也只有6500元,但是对于批量起诉KTV等娱乐场所侵害音乐电视作品的著作权案件,人民法院的判赔数额却相对偏高,可达2万至6万元。此数据一定程度上反应了人民法院对不同批量商业维权类案件的态度。

(四)知识产权合同类纠纷篇

知识产权合同纠纷类208件中,特许合同纠纷77件,技术合同纠纷63件,著作权合同纠纷34件,商标合同纠纷18件,专利合同纠纷5件,其他案由11件。

图十五:知识产权合同类纠纷案由分布可视化示意图

(五)不正当竞争纠纷类篇

不正当竞争纠纷类89件中,侵害商业秘密纠纷11件,仿冒纠纷10件,虚假宣传纠纷5件,商业诋毁纠纷4件,有奖销售纠纷1件,其他案由58件。11件商业秘密纠纷案件中,8件撤回起诉,1件驳回诉讼请求,二审发回重审1件为商业秘密合同纠纷类案件,1件为欠二审案件受理费而执行类案件。商业秘密纠纷案件仍然为知识产权类案件操作难度较大的案件之一,2019年未见原告胜诉案件。

图十六:不正当竞争纠纷类案由分布可视化示意图

三、河北省知识产权案件一、二审裁判结果分析

(一)一审裁判结果分析

知识产权案件中,75.97%的撤诉率要远高于一般民事案件。撤回起诉案件中绝大多数案件是因为原、被告达成和解,原告拿到应有赔偿款项,因此,从撤回起诉案件总和与全部和部分支持的案件可以看出,一审法院的支持率91.79%,绝大部分的权利人达到自己的诉讼目的。

图十六:河北省知识产权案件一审裁判结果可视化示意图

(二)二审裁判结果分析

二审案件中改判的案件(含改判、发回重审)占到二审案件的25%,远高于其他民事案件(约15%)。王现辉律师团队分析改判率高的原因主要基于以下两方面原因:一是一审法院审判水平参差不齐,对相关法律的理解与二审法院存在差异;二是部分知识产权案件类型较新,知识产权案件政策性影响较大,一二审法院观点易发生分歧。

图十七:河北省知识产权案件二审裁判结果可视化示意图

 

 

四、河北省知识产权案件区域分布

本次统计数据均来自于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各级中级人民法院在2019年作出的知识产权案件裁判文书,全省公布的2680件知识产权案件裁判文书中,有1516 案件分布在石家庄地区(含高院),占比56.56%具体情况为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380件,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1136,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392件,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228件,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99件,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88件,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87件,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72件,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52件,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37件,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29件。

图十八:河北省法院案件数量前五名分布图

通过对法院的可视化分析可以看到[14] ,审理知识产权与竞争纠纷案件数量由高到低的法院依次为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河北省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

五、河北省知识产权案件裁判法官情况分析

经统计,对2680件案件知识产权一审、二审、再审裁判法官情况进行相关数据统计。

图十九:裁判法官案件排名图

通过对法官的可视化分析可以看到[15] 审理知识产权与竞争纠纷案件最多的法官分别为李晓东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宋菁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张岩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王琦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张守军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详细裁判名单,括号为案件审理数量:

李晓东 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208)

宋菁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176)

张岩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172)

王琦 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 (167)

张守军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159)

韩秋萍 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158)

贾喜周 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148)

祁峰 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 (142)

马媛 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 (104)

王来益 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70)

刘树国 河北省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 (68)

袁宝山 河北省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 (68)

孟庆池 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 (51)

感谢辛勤工作法官同仁,向法官同仁致敬!

六、河北省知识产权诉讼案件特点分析

综合上述数据分析,河北省知识产权案件呈现地域分布不均,案件类型集中,撤诉率高,赔偿额度不高等特点。

(一)地区分布特点

特点:河北省知识产权案件主要集中在石家庄市辖区范围内,其他地级市知识产权案件数量相对较少。如前数据所示,河北省知识产权案件中,有56 %的案件分布在石家庄市辖区内,包括一审、二审,案件占比超过全省知识产权诉讼案件的一半以上。

呈现这一特点的原因主要在于:一、石家庄市为河北省省会,是全省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经济相对发达,企业知识产权意识相对较强;二、作为京津冀一体化第三极的石家庄市交通便利,火车拉来的城市作为铁路枢纽地位越来越突出,高铁、机场的便利化,权利人维权成本相对较低;三、除唐山经济相对发达外,河北省其他城市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知识产权意识普遍不高,外来权利[16] 要到当地维权成本较高,故河北省其他城市知识产权案件相对较少。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作为河北省全省唯一管辖专利纠纷的案件[17] ,这一因素也是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案件数量高的直接原因。

(二)案件类型特点

案件类型特点:河北省知识产权诉讼案件类型集中在维权类侵权纠纷,其他类型案件发生较少。

河北省法院公布的知识产权案件中,案件类型主要集中在知识产权维权类侵权纠纷中,其中又以侵害著作权、商标权、专利权纠纷为主,占全部知识产权案件的86%其他类型知识产权案件数量较少。

形成这一特点的原因主要在于:一,河北属于知识产权欠发达地区,从公民个人到企业知识产权意识普遍不强,大量知识产权案件是因外来权利[18] 要到河北维权引发,河北本土自发的知识产权案件较少;二,河北省全省知识产权运用、管理水平不高,权利主体缺乏自身拥有的知识产权进行运用和管理,必然导致与知识产权相关的纠纷自然相对较小。

(三)赔偿数额特点

特点一:撤诉比重较高,判决结果的判赔额度不高。

以一审案件为例,河北省知识产权一审案件调解或撤诉案件比例为78 %,比例远高于其他类型民事案件。

此外,判决结案的知识产权案件还呈现判赔数额不高的特点,例如,商标侵权类案件共607件,其中判决209件,一审判决结案的判赔数额普遍在10000元至30000元之间;有极个别案件判赔数额在15万至50万之间。一审判决额度普遍较低,尤其对于系列维权案件判赔额度基本在500010000之间,导致权利人维权积极性不高,且一审、二审法院并未严格区分系列案件中商业维权案件与正当的多起被告的维权案件。

209件商标侵权类案件中均为酌定赔偿,不同法官裁量思维差异较大,判赔数额差异明显。另外,委托人在选择律师时并未进行专业化区分,代理人专业化程度不高,在赔偿证据举证方面能力明显不足[19] 也是导致判赔额度低的重要因素。

特点二:二审调高一审判赔数额趋势明显。

在厦门雅瑞光学有限公司与多主体侵害商标权纠纷案件中,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将一审判决数额从6000元、7000元调整为20000元。此系列案件占到了河北省2019年度二审改判一审过低判赔数额案例的一半以上。

……

总之,二审对于一审过低的判赔数额调整力度较大,达到判赔数额与权利人相应权利基本相适应程度,这在一定程度上鼓励了企业的系列维权行为。

(四)整体分析

1商标类案件

一、二审法院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加大判赔额度趋势明显,但在裁判尺度上并没有形成明确的规则或者对考量因素进行细化,一、二审法院对判赔数额裁量思维仍未形成统一认识,一审法院显得相对保守,二审结果更有利于维护权利人利益,但相对于经济发达地区差距仍较为明显。

 

二、明显可看出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于知名度较高的商标,尤其是驰名商标的保护明显加强,对于侵权人明显具有攀附故意的,二审对于一审过低的判赔额度直接改判率较高,显示河北省法院系统对于对知名度较高商标的侵害判赔数额上“毫不客气”,知识产权保护的整体认识提升。例如,北京华德液压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与华德液压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中,在一审法院驳回原告北京华德液压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诉讼请求情况下,二审法院改判华德液压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北京华德液压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人民币80万元整(含合理费用)【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冀民终1051号】。

 

三、二审对于一些规则不明确案件,裁判时加强说理,明晰规则,文书说理水准明显高于一审法院。

四、商标侵权案件权利人维权属于正常维权无权利滥用案例,权利人商标权能够通过诉讼得到有效保护,一审、二审在侵权认定等审判观点和尺度基本一致,商标侵权疑难类、关注度高案件相对较少。

五、权利人要求赔偿的金额大多在10万以下,侵权主体的规模较小,权利人索赔证据方面明显不足,法院对于惩罚性力度不高。

六,近似侵权成为商标侵权类的主力军,销售侵权和突出使用侵权占比较高,个别裁判案例对于商标侵权比对、说理不充分。

 

2、专利类案件

一、2019年度专利案件判决共93件,占比16%。案件数量不多,且专利类案件驳回诉讼请求率明显高于侵害商标纠纷案件,更突出显示出权利人或代理人在侵害专利权纠纷案件中专业化程度不高的因素。

二、个别案件代理人根本不进行技术特征的比对而直接起诉,是导致驳回诉讼率高的一个重要因素。除了商标案件中的普遍因素之外,专利案件的门槛更高,对律师专业化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20] 

三、专利权纠纷案件等酌定判赔数额略明显低于商标案件判赔额度,但整体判赔数额不同,发明专利一般判赔15-30万元,实用新型一般判赔5-20万元,外观设计一般判赔2-5万元。但对于批量维权类案件因商业性目标突出,法院对于该类案件或者按法定赔偿最低数额即仅支持一万元或者适用裁量性赔偿突破法定赔偿的最低限额进行判决,整体上反映出河北省内唯一专利类管辖法院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于批量商业维权类案件的态度上有所转变,在此类案件的判决额度上采取限缩措施,例如宁波市诺曼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宝蔻(厦门)卫浴有限公司等商业批量维权案件。另外,从专利类案件内部分类来说,其中,仅从案件数量上看实用新型专利数量要高于外观设计专利与发明专利,侵害专利权纠纷案件数量少的因素[21] 有多种因素,其中,一是与河北省经济发展,创新能力等多因素相关;二是权利人选择性管辖也是其中因素之一;三是与河北省当地的法院审理专利案件的能力及未形成一批专业优秀的代理团队息息相关。随着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等技术类案件上诉由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统一审理,河北省内专利案件数量呈继续减少趋势。

四、发明、实用新型专利权利要求技术特征及被诉侵权产品技术特征比对、外观设计专利视图与被诉侵权产品外观比对不够细致或者直接认定相同无说理部分。

五、法院整体对于专利权权利人保护意识不足,对于权利人举证要求过高,对于诉前、诉讼、行为保全参与积极性不高。

六、对于被告无理由提起管辖权异议,个别案例中在判赔数额上对于此类行为态度有所体现。

七、对于一审法院酌定数额在个别案件中进行改正。在乐清市斌成电子有限公司、WAGO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件中,一审法院判决被告乐清市斌成电子有限公司赔偿原告WAGO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50万元,二审法院对此予以调整。二审法院认为WAGO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及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及专利许可使用费均未有相应证据,因此本案应由人民法院根据上述因素予以确定。本案涉案专利为外观设计专利,而涉案被诉侵权产品作为电气类产品,一般消费者在选购时应更注重其安全性而非外观设计,且涉案被诉侵权产品是因为类似设计构成侵权,而非刻意造假,加之涉案被诉侵权产品价格较低,本院依据法律规定综合考虑以上因素,认为一审法院判决乐清市斌成电子有限公司赔偿WAGO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经济损失50万元明显过高,应当予以纠正,本案赔偿数额以15万元(含合理维权费用)为妥。

八、个别案件充分进行裁量性赔偿,突破法定赔偿限额。

3、著作权类案件

著作权纠纷案件中案件类型较为单一,一般为权利人针对不同侵权主体提起的批量维权诉讼,判赔额度20060000元不等。从案件受理数量与判赔金额相比,可见对于批量商业维权诉讼的态度,法院有收紧的态势。相对于专利、商标类案件,著作权侵权纠纷案件上诉率,驳回率均明显偏低。造成侵权主要因素系使用者对知识产权认识和保护意识不足造成。

4、商业秘密类案件

2019年度侵害商业秘密纠纷案件共11件,相对于20181件, 20179件,2016年的7件数量上没有明显规律,但是案件数量整体上较少。

众所周知,商业秘密案件对原告的举证要求很高,原告不但要证明自己拥有商业秘密的合法权利,同时还要证明被告使用的商业信息与原告商业秘密相同或实质性相同,且被告接触了涉案商业秘密。而商业秘密的泄露和使用大多是在非常隐秘的环境中进行的,权利人很难对此进行有效地举证,所以权利人败诉较多。大多数企业在发生商业秘密被侵权后,倾向于通过工商查处或者刑事报案的方式维权,试图借助国家公权力来调查取证。但事实上,工商和公安机关对此类案件的立案均持谨慎态度,有一定的立案门槛。不过,随着《反不正当竞争法》关于商业秘密举证责任的规定生效,以及知识产权大保护的背景[22] ,再加上代理人缜密、细致、详尽的举证准备,可以遇见未来商业秘密类案件受理数量及胜诉率将有所提升。

另外,在2019年度的侵权类案件的判决中,法院对于合理开支与经济损失不分开计算,均包含于经济损失当中,对于合理开支的判赔过于保守,原因在于,一方面是裁判者酌定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惯性思维,一方面因素是服务机构对于合理开支工作量的主张并没有形成完整的工作记录等。

总之,产生以上特点的成因主要为:其一,知识产权案件相对专业,权利人及其委托代理人在起诉前基本均已经做公证取证等证据保全工作等,且被告侵权行为较为明显,法院主持调解及原、被告双方庭外和解后,原告申请撤诉的结案方式占比较高;其二,综合河北省经济发展水平及侵权诉讼的原告一般均以系列案件的方式提起诉讼等,导致河北省法院判赔额度偏低;其三,京津冀一体进程加快,促使更多权利人选择北京为管辖地,也是造成河北省案件数量少的一个因素;其四,保护知识产权从来不是法院一家部门的事,河北省各个职能部门在保护观念上普遍保守,企业对于知识产权保护认识不足。五、未形成河北省内响亮的知识产权中介服务机构,服务未能与企业需求有效对接;六、企业未形成完整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未有规范的保护体系或者体系未能有效落实等。

 

特别说明:本报告系北京大成(石家庄)律师事务所王现辉律师知识产权团队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及Alpha收集的数据而作出,仅供参考。此报告系王现辉律师知识产权团队原创,版权归王现律师知识产权团队所有,如需转载须事先得到王现律师知识产权团队授权,并须注明出处。

作者简介:王现辉律师,北京大成(石家庄)律师事务所权益合伙人,知识产权部主任,专利代理人,石家庄市知识产权协会理事,石家庄仲裁委员会仲裁员(知识产权),河北省律师协会知识产权法律专业委员会秘书长,河北省知识产权研究会专利专家委员会委员,专业知识产权律师,专注于知识产权诉讼及非诉讼领域。代理案例被多地法院评选为年度知识产权典型案例,曾发表《授权公告日后销售行为未必侵害专利权》、《6个案例看商业秘密损失获利额的认定》、《对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案件的实践思考》、《专利侵权判定方法之等同侵权司法实践》、《侵害商业秘密案件难点解析(原告篇)》、《抵触申请的实体认定并非抵触申请抗辩成立的前提》等专业文章。著有《知识产权办案手册》、《守护IP-知识产权律师实务与案例指引》等书籍。 

注:

1】基于alpha案例数据库,检索截止日期为2020412日。下文若无特别指出,数据均来自该数据库。

2】鉴于案例数据库的选择及数据更新等原因,该统计与实际数据或有差距。

3】文书裁判日期:201911日至20191231日。

4案件类型:知识产权案件。

5案例数量:2680件。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