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现辉律师经办侵害商业秘密纠纷案入选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2014年10件知识产权典型案例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王现辉 发布时间:2015年04月30日 浏览次数:554 我要分享

编者语:

2015年4月23日省法院召开河北省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新闻发布会,介绍了近两年来我省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基本情况,并发布《河北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13-2014)》白皮书及十件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典型案例。新华社、法制日报、河北日报、河北电视台等中央、省市20余家新闻媒体记者参加新闻发布会,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传统媒体及微博网络等新媒体进行了广泛报道。

王现辉律师代理玛泰压缩机(北京)有限公司、耐力压缩机(北京)有限公司、河北耐力压缩机有限公司、耐力压缩机(北京)有限公司石家庄加工分公司等四单位与窦拴虎、石家庄荣昌机电设备有限公司、石家庄旭尔特压缩机制造有限公司侵犯商业秘密纠纷一案胜诉,并被列为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201410件知识产权典型案例之一。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201410件知识产权典型案例之玛泰公司等诉窦某、荣昌公司侵害商业秘密纠纷案(案号: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冀民三终字第75号)(节选)

案情:玛泰公司、北京耐力公司、河北耐力公司、北京耐力公司石家庄加工分公司系压缩机生产企业,投入大量资金从事滑片式空气压缩机技术研发,具有滑片式空气压缩机的原材料配方、模具图纸和技术图纸等商业秘密。窦某通过非法手段获取落款为玛泰公司的压缩机图纸,且多次试图以荣昌公司名义委托模具厂按照该图纸为其加工模具,并购买了相关设备进行生产。四公司起诉要求窦某和荣昌公司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损失。

判决:窦某以盗窃手段从他人手中获取原告生产滑片式空气压缩机的技术资料,并对其产品进行宣传。其行为对四原告制造滑片式空气压缩机的技术秘密构成侵害,依法应当承担停止侵权的民事责任。

启示:该案的典型意义在于提醒经营者,他人的商业秘密只要符合法定要件,就会得到法律的严格保护,其他任何人通过任何非法手段都不得获取或使用,否则就属于侵权行为。

文章后附: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冀民三终字第75号民事判决书

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石民五初字第00572号民事判决书(节选) 


附:河北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典型案例(2013-2014

01赛默飞世尔科技(中国)有限公司诉侵害企业名称(商号)权纠纷案

案情: THERMO ELECTRON(CHINA) HOLDING LIMITED系一家外国法人,其作为股东(发起人),于2007年成立“赛默飞世尔科技(中国)有限公司”。石家庄赛默飞世尔公司于20091210日被工商部门核准使用“石家庄赛默飞世尔仪器设备有限公司”企业名称。赛默飞世尔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将石家庄赛默飞世尔公司告上法庭,认为其构成不正当竞争,要求其停止使用该名称并赔偿损失。

判决:法院判决石家庄赛默飞世尔公司侵权,赔偿额为5万元;其在主要经营范围河北省内登报消除因不正当竞争行为给赛默飞世尔科技(中国)有限公司造成的不良影响。

启示:该案的典型意义,在于明确了企业字号在何种情况下构成不正当竞争。在企业登记主管机关依法登记注册的企业名称受法律保护,《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规定,经营者擅自使用他人企业名称,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的,构成不正当竞争。

 02广东奥飞动漫文化股份有限公司诉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

案情:2011427日,广东奥飞动漫文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飞动漫公司)的“玩具腰带头饰件(金刚)”等一系列玩具产品,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外观设计专利授权。201168日,奥飞动漫公司发现安国市政泰购物中心(以下简称政泰购物中心)经营的超市所销售的“玩具腰带头饰件(金刚)”等一系列玩具产品,是未经其授权销售的侵权产品,遂将政泰购物中心诉至法院。

判决:政泰购物中心赔偿奥飞动漫公司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出的合理开支共计6000元。

启示:该案的典型意义,在于专利侵权赔偿数额的确定,应充分考虑专利权的类型、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情节等因素。《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规定,侵害专利权的最低法定赔偿数额为1万元。如果确有证据表明权利人的损失或侵权人的获利不足1万元,根据实际获利情况,在1万元以下确定赔偿数额也符合法律规定。

03北京金五谷种子科技开发中心诉李某侵害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

案情:北京金五谷种子科技开发中心(以下简称金五谷中心)享有“中单9409号”玉米种在全国的独占开发权,负责该品种的全国维权事宜,并按时交纳了该品种权的年费。20115月,金五谷中心发现李某经营的种子经销处经销“中单9409号”玉米种子。

判决:李某的行为,侵害了金五谷中心的“中单9409”号玉米植物新品种权,应当承担停止侵权和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启示:该案的典型意义,在于取得植物新品种权的种子在销售中必须经权利人授权,且经销商必须尽到相应的严格审查义务。即除了对上游进货者的有关资质进行审查之外,还要求有所销售拥有植物新品种权的种子的原始权利人的授权明晰。只有这样,其销售行为才能受到法律保护,拥有植物新品种权的种子销售渠道才能保证畅通。

04山东登海先锋种业有限责任公司诉邱某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案情:山东登海先锋种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山东登海公司)对“登海”注册商标享有商标专用权。该公司在邱某经营处发现有销售假冒“登海”牌玉米种子的情况,随后向深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举报。深州工商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没收侵权种子3袋,并对邱某处罚款5000元。行政处罚后,山东登海公司提起民事诉讼,请求判令邱某赔偿损失2万元及5000元律师代理费。一审法院判决赔偿480元,山东登海公司提起上诉。

判决:二审法院考虑到邱某已受到行政处罚并及时停止侵权行为等因素,判定邱某赔偿山东登海公司共计5000元损失。

启示:该案的典型意义,在于如何妥善处理知识产权侵权案件的行政保护和民事保护关系问题。目前,我国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是比较特殊的民事保护、行政保护、刑事保护三元保护体系。在知识产权侵权案件中,权利人通过行政程序对侵权人的行政责任进行追究后,仍然可以同样事由提起民事赔偿诉讼。

05广东罗浮宫国际家具博览中心有限公司诉邱某某等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案情:200497日,广东罗浮宫国际家具博览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罗浮宫公司)注册了“罗浮宫”商标。2005年,邱某某在北方家具城的经营场地对外销售家具,2006年取得字号为“香河家具城罗浮宫经典家具销售处”的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并在经营中多处使用该商标进行宣传,其于20134月被罗浮宫公司告上法庭。

判决:邱某某立即停止侵害罗浮宫公司“罗浮宫”注册商标行为;停止在其企业名称中使用“罗浮宫”字号;在当地报纸发表声明,向罗浮宫公司赔礼道歉,消除侵权影响;赔偿罗浮宫公司经济损失40万元。

启示:品牌是企业核心的竞争力,也是消费者区别商品来源的重要参考,对维护正常市场秩序至关重要。建议相关经营者在拟定企业字号时,要避免与他人在先权利相冲突,尽量避开使用与已有知名企业的注册商标或字号相同、相近、相似的文字,以免构成侵权和不正当竞争。

06张旭龙诉杨健等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案情:20021月,张旭龙设计了“盘子·女人·坊PWSPHOTO盘子图形”(以下简称“盘子女人坊”)商标标识,但未进行商标注册。张旭龙将该商标标识先后在有关摄影企业及广告宣传中广泛使用。20056月,曾某某将“盘子女人坊”注册为商标,并授权杨健使用该商标。杨健以此商标与全国多家公司签订加盟合同,该品牌在杨健手中逐渐做大做强。20084月,张旭龙对曾某某的注册商标提出撤销申请。20103月,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依法撤销该注册商标使用权,但之后杨健等仍继续使用,并许可秦皇岛市盘子女人坊摄影有限公司等使用该商标进行经营活动。张旭龙诉至法院,要求判令杨健等停止侵权,并提出数百万元赔偿请求。

判决:二审经法院主持调解,各方达成协议,张旭龙自愿将诉争商标标识及法律允许转让的其他一切相关权利独家转让给杨健或其指定的公司所有,杨健等给付张旭龙一定数额的补偿。

启示:该案的典型意义,在于对未注册商标如何进行保护。《商标法》立法本意在于保护与鼓励商标注册制度,但同时不禁止未注册商标的使用,但注册商标与未注册商标保护强度不同。本案二审经调解,在杨健等给付张旭龙一定数额补偿的基础上,张旭龙将诉争商标标识及法律允许转让的其他一切相关权利独家转让给杨健或其指定的公司所有,盘活了“盘子女人坊”这一未注册商标,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07零点乐队成员李瑛等诉周晓鸥侵害著作权、商标权、名称权纠纷案

案情:音乐作品《爱不爱我》、《粉墨人生》、《向快乐出发》、《相信自己》系由零点乐队成员李瑛、李小俊、朝洛蒙、王笑冬(以下简称李瑛等四人)及周晓鸥共同创作,属合作作品。2009228日,李小俊经核准,将“爱不爱我”“零点乐队”文字注册为商标。周晓鸥于19943月加入零点乐队,2008225日发布声明退出零点乐队。201185日后,周晓鸥在某公司经营的KTV场所现场演唱了《爱不爱我》等歌曲。在此次商业演出之前,某公司通过网站、现场视频以及印制海报、门票等形式进行了广告宣传活动,用文字标明“零点”或“零点乐队”。李瑛等四人将周晓鸥和某公司告上法庭,要求周晓鸥等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判决:周晓鸥和某公司停止侵害商标权和著作权等权利的行为,删除网站有关使用“零点乐队”等字样的相关内容,并向李瑛等四人赔礼道歉,支付万元赔偿金。

启示:该案的典型意义,在于如何对知名团体内部成员之间的权利归属进行认定,同时保障其知名作品在相关群体不会误认的情况下能够继续进行推广演绎。本案涉及知名乐队成员之间对于乐队存续期间所产生的相关共有权利的处分问题,包括乐队全体成员对权利的共同享有问题,乐队成员从该乐队退出之后哪些权利应仍然存在,哪些权利随着其乐队成员身份的消失而消失等诸多问题。上述权利的认定及知识产权权利冲突的平衡保护,应当遵循诚实信用、维护公平以及保护在先权利等原则妥善处理。

08玛泰公司等诉窦某、荣昌公司侵害商业秘密纠纷案

案情:玛泰公司、北京耐力公司、河北耐力公司、北京耐力公司石家庄加工分公司系压缩机生产企业,投入大量资金从事滑片式空气压缩机技术研发,具有滑片式空气压缩机的原材料配方、模具图纸和技术图纸等商业秘密。窦某通过非法手段获取落款为玛泰公司的压缩机图纸,且多次试图以荣昌公司名义委托模具厂按照该图纸为其加工模具,并购买了相关设备进行生产。四公司起诉要求窦某和荣昌公司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损失。

判决:窦某以盗窃手段从他人手中获取原告生产滑片式空气压缩机的技术资料,并对其产品进行宣传。其行为对四原告制造滑片式空气压缩机的技术秘密构成侵害,依法应当承担停止侵权的民事责任。

启示:该案的典型意义在于提醒经营者,他人的商业秘密只要符合法定要件,就会得到法律的严格保护,其他任何人通过任何非法手段都不得获取或使用,否则就属于侵权行为。

09邱则有诉河北工程建设有限责任公司等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

案情:邱则有为“一种现浇钢筋砼空心楼板”发明专利的专利权人。该项专利的主要技术特征,包括有现浇钢筋砼肋和模壳构件。河北工程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北工程公司)在某建筑工程施工中,使用的楼板技术特征,完全落入邱则有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河北工程公司使用的模壳构件,自第三人济南标迪夫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标迪夫公司)购进。标迪夫公司在销售模壳构件时,向河北工程公司承诺,愿意承担由此所发生的知识产权等第三方法律纠纷责任。邱则有认为河北工程公司、标迪夫公司构成侵权,故诉至法院,要求判令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

判决:河北工程公司、标迪夫公司立即停止侵害邱则有发明专利权的行为;河北工程公司赔偿邱则有经济损失25万元,标迪夫公司对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启示:该案的典型意义,在于告诫相关企业,在生产经营活动中,要注意尊重他人的知识产权,严格按照设计要求施工生产。该案还告诫我们,直接侵害他人知识产权的,应承担法律责任;间接侵害他人知识产权的,同样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10范锦才诉唐山市老干部活动中心等《俏夕阳》著作权权属及侵权纠纷案

案情:范锦才早年开始致力于皮影舞蹈《俏夕阳》的创作,经多年创作完善,皮影舞蹈《俏夕阳》在2006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演出中获得成功,并获得当年春节联欢晚会节目歌舞类创作一等奖。2006323 日,河北省版权局为范锦才颁发了著作权登记证书,该证书中显示“皮影舞蹈《俏夕阳》的作者和著作权人为“范锦才”,作品完成日期为“1997年”。皮影舞蹈《俏夕阳》在中央电视台2006年春节联欢晚会的演出中获得成功后,唐山市老干部活动中心等在未取得创作人范锦才同意的情况下,多次组织部分表演者到全国各地进行皮影舞蹈《俏夕阳》的商业性演出并获取利益。范锦才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

判决:法院认定范锦才是《俏夕阳》舞蹈作品的著作权人。唐山市老干部活动中心等停止侵权,并赔偿范锦才相关损失。

启示:本案从大量的证据中滤清事实,定纷止争,确定了《俏夕阳》舞蹈的著作权归属,并认定了侵权事实,保护了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为我国文化艺术事业的发展起到了保驾护航的作用。

来源:河北法制报 凤凰网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冀民三终字第7 5   

上诉人(原审被告):窦栓虎,男,1 9 6 521 0日出生,汉族,住河北省石家庄市胜利北街1 4 18-3-2 01,系石家庄市荣昌机电有限责任公司业务经理。

委托代理人:彭兴琴,定州市北城区华宇法律服务所法律服务工作者。

上诉人(原审被告):石家庄荣昌机电设备有限公司。

住所地:石家庄市建设北大街159号。

法定代表人:陈红超,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窦栓虎,该公司业务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玛泰压缩机(北京)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经济技术开发区荣昌东街75号楼2 04   

法定代表人:陈文金,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现辉,河北世纪鸿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孙志强,河北世纪鸿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耐力压缩机(北京)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大兴黄村镇南六环磁各庄路口南2 0 0米中轴路东侧。

法定代表人:陈文金,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现辉,河北世纪鸿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孙志强,河北世纪鸿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河北耐力压缩机有限公司,住所地:石家庄市建设北大街2 2 3号(中浩商务楼21H号)。   

法定代表人:陈丽娈,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现辉,河北世纪鸿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孙志强,河北世纪鸿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耐力压缩机(北京)有限公司石家庄加工分公司,住所地:石家庄市裕华区方村镇贾村。   

负责人:陈文金,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现辉,河北世纪鸿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孙志强,河北世纪鸿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窦栓虎、石家庄荣昌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昌公司)因与被上诉人玛泰压缩机(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玛泰公司)、耐力压缩机(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耐力公司)、河北耐力压缩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北耐力公司)、耐力压缩机(北京)有限公司石家庄加工分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耐力石家庄加工分公司)侵犯商业秘密纠纷一案,不服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0)石民五初字第0 0 5 7 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窦栓虎及委托代理人彭兴琴、上诉人荣昌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窦栓虎、四被上诉人的法定代表人陈文金、陈丽娈及委托代理人王现辉、孙志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被上诉人早期以经营销售活塞式空气压缩机为主,从1 9 9 8年开始自行研发滑片式空气压缩机。被上诉人先后招聘3名空气压缩机工程师、2名铸造工程师、专业材料员和3名机械加工工程师,从传动、支撑、润滑、吸气、压缩、油分离、温度控制、空气过滤、油过滤、吸气控制等环节,着手设计各功能构件;设计铸造模具,并与模具加工厂联系投料加工;与科技大学、金刚集团物理金相材公司材料实验室合作,确定各功能结构件的化学材料成分、金相组织结构、物理机械性能参数;投资购置必要的机械加工设备,实现零件的加工。被上诉人在产品研发阶段,投入资金约1 0 0万元,模具、工装、设备投入资金约4 0 0万元,产品试制过程废品损失约1 0 0万元。被上诉人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 经过反复试验,历时3年取得国内首创的技术成果。四被上诉人当庭述称,其涉案商业秘密为生产滑片式空气压缩机的原材料配方、模具图纸和技术图纸。1 9 9 90 10 1日,四被上诉人共同制订了保密制度。该保密制度详尽规定了保密范围、密级确定、管理对象、职责部门、定义和范围、保密管理、员工保密纪律、保密措施和奖惩处理等,其中明确规定公司秘密包括项目部所有技术资料,具体包括设计图纸、技术参数、产品构造等任何未公布的技术信息,公司附属组织和分支机构以及职员都有保守公司秘密的义务。该保密制度对商业秘密定义为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其技术秘密是指由公司自行研制开发或以其他合作方式掌握的、未公开的、能给单位带来经济利益或竞争优势,具有实用性,且公司已采取了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包括但不限于设计图纸(含草图)、试验结果和试验记录、工艺配方、样品、数据、计算机程序等。在《员工保密纪律》中明确规定,员工在劳动合同期限内,不得以任何形式将所知悉的公司商业秘密泄露给他人或利用公司的商业秘密谋求个人利益;涉密员工个人离职(包括终止、解除劳动合同,退休)后三年内,不得以任何形式从事公司同类产品的生产和经营,不得利用公司的商业秘密为他人和自己谋求利益。荣昌公司系生产空气压缩机的企业,其产品宣传册载明其为“中国压缩机百强企业”,窦栓虎在该公司担任业务经理职务。2009年上半年,一年轻男子找到被告窦栓虎欲出售图纸,该图纸系四被上诉人设计的滑片式空气压缩机图纸,图纸落款是为玛泰公司。窦栓虎利用在电脑上查看图纸之机,趁对方不注意,背着对方将图纸复制,为了按照该图纸生产同样产品经营牟利,窦栓虎于2 0 091 01 1月份开始使用该图纸生产压缩机。因查健志为被上诉人工作过,懂技术并掌握客户信息,故被聘请为工程技术人员,主要负责生产合格产品。窦栓虎在石家庄市东营村东营商贸城内租赁了厂房,购置了价值七、八十万元的车床等设备,还以石家庄旭尔特压缩机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旭尔特公司)的名义印制了生产滑片式空气压缩机宣传册。窦栓虎听说一些厂家为被上诉人加工生产滑片式空气压缩机铸件所用模具,便将盗取被上诉人的图纸落款更改为荣昌公司,提供给这些厂家,要求照图为其加工模具。2 0 1 0年初,窦拴虎找到为被上诉人加工铸造压缩机专用定子的沧州泊头永兴铸业有限公司,委托该公司为其加工压缩机铸件。。因窦拴虎提供的三维图纸U盘无法打开,被对方介绍到泊头瑞祥模具厂。窦拴虎将盗取的被上诉人图纸落款更改为荣昌公司,提供给瑞祥模具厂,委托该厂按照图纸为其加工了135D135J两个定子模具,加工费五、六万元。2 0 1 03月,窦栓虎以“石家庄荣昌工贸公司”的名义,提供标有玛泰公司字样的图纸,委托金达模具厂为其加工了模具。同月,窦拴虎向石家庄伏尔凯铸件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伏尔凯公司)提出购买几套北京耐力石家庄加工分公司的毛坯铸件的要求。伏尔凯公司自2 0 0 7年开始为北京耐力石家庄加工分公司加工铸造空气压缩机铸件毛坯,包括2 0 0 0型大端盖、2 0 0 0型小端盖、2 0 0 0型阀体、1 0 0 0型大端盖、1 0 0 0型小端盖、1 0 0 0型阀体、5 0 0型大端盖、5 0 0型小端盖和5 0 0型阀体,图纸和金属成分配方由北京耐力石家庄加工分公司提供,伏尔凯公司因与北京耐力石家庄加工分公司约定对图纸、成品、配方进行保密,拒绝了窦栓虎的购买要求。后窦栓虎委托伏尔凯公司为其加工生产毛坯配件,因其提供的图纸和配方与四被上诉人的图纸及配方类似,再度被对方拒绝。窦栓虎还叮嘱对方不要将此事告知北京耐力石家庄加工分公司。2 0 1 039日,窦拴虎向河北阿特拉斯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特拉斯公司)购买该公司为北京耐力石家庄加工分公司加工的滑片毛坯件成品。阿特拉斯公司自2 0 08年下半年起开始为北京耐力石家庄加工分公司加工2 0 0 0型、1 0 0 0型、5 0 0 0型空气压缩机滑片毛坯铸件,所用模具和金属成分配方由委托方提供,双方在铸造协议里订有保密协议,故阿特拉斯公司拒绝了窦栓虎的购买要求。后窦拴虎又要求阿特拉斯公司用被上诉人的模具和金属成分为其生产空气压缩机滑片毛坯件,因被对方要求自行提供模具和金属成分配方无果而终。201 004月初,窦拴虎将盗取的被上诉人图纸落款更改为荣昌公司,通过电子邮件和U盘以电子版形式提供给石家庄环城机械模具厂,委托该厂为其生产加工滑片、节油盖、中罩和杜头油分桶的模具,除油分桶外均已加工完毕。口头约定加工费为1 5 0 0 0元,己支付9 0 0 0元。

2 0 1 00 31 1日,被上诉人法定代表人陈文金到石家庄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报案称,2 0 090 5月份,查健志到第四被上诉人担任管理生产的副厂长,于2 0 0 91 1月辞职离开。查健志工作期间,窃取第四被上诉人研发的部分空气压缩机的图纸。现发现有人利用被盗图纸委托河北宁晋金达机械模具厂加工模具,所用图纸显示第一被上诉人的名称,经询问是一名姓窦的人委托加工的。被盗图纸是四被上诉人多年投入大量资金和人力、物力研发出来的,现正准备大规模生产。图纸被窃取后,给四被上诉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5 0 0万元。经侦支队于2 0 1 031 2日以“查健志涉嫌侵犯商业秘密”接受了案件。2 0 1 031 9日至2 0 1 051 3日间,经侦支队分别对金达模具厂总经理刘建中、窦栓虎、石家庄环城机械模具厂经理贾献廷、赵县赵州模具厂厂长张栋、沧州泊头永兴铸业有限公司业务员于洋、伏尔凯公司总经理毛铁良及阿特拉斯公司总经理刘兴龙等相关人员进行了询问,,上述人员回答了经侦支队的相关询问。石家庄市公安局经审查认为,四被上诉人控告查健志涉嫌侵犯商业秘密案,查健志、窦栓虎的行为,未给陈文金造成经济损失,于2 0 1 051 1日决定不予立案。四被上诉人请求判令赔偿因调查侵权行为所支出的费用4 1 4 2元,提供各类票据共5 2张,包括安徽省合肥市服务业定额发票、住宿费发票、高速公路通行费发票或收据及汽油费发票。上述票据时间涉及2 0 1 03月至6月,地域涉及安徽省合肥和铜陵,河北省宁晋、栾城、藁城、井陉、晋州、沧州和高速公路石家庄进出口以及山东等地。四被上诉人当庭称该费用系公安机关赴沧州、宁晋等地调查发生的费用,上诉人质证认为该证据与本案无关,公安机关调查的费用不应由其承担。

原审法院认为,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经营者以盗窃、利诱、胁迫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获取权利人的商业秘密,构成侵犯商业秘密。本案被上诉人均系研发、加工制造空气压缩机的专门企业。被上诉人聘请专业人才,投入巨额资金,自行研发并取得滑片式空气压缩机制造技术,系国内同行业首创。为避免技术成果对外泄露,四被上诉人共同制定了严格详尽的保密制度,并在委托他人加工模具和配件、部件时,均在与被委托方签订的加工合同中增加了保密条款。被上诉人生产滑片式空气压缩机的原材料配方、模具图纸和技术图纸,均系被上诉人自行研发,采取了相应的保密措施,不为公众所知悉,处于行业领先地位,被实际应用后能够为四被上诉人带来经济利益,故此构成商业秘密。窦栓虎以盗窃手段从他人手中获取被上诉人生产滑片式空气压缩机的技术资料,并委托多家企业按照该技术资料加工定子、滑片、节油盖、中罩、杜头油分桶的模具。窦栓虎还采取其他不正当手段,即委托曾为被上诉人加工模具的厂家,使用被上诉人的模具和金属成分为其生产空压机滑片毛坯件,或要求购买四被上诉人委托加工的毛坯铸件,皆因被上诉人与被委托厂家订有保密协议而未果。同时窦栓虎还租用厂房,筹建旭尔特公司、购置设备,印制宣传册对其产品进行宣传。上述一系列行为之目的,无论达到与否均出于其主观恶意,均系为制造与四被上诉人相同的滑片式空气压缩机产品所进行的必要准备,最终目的是为了经营牟利。窦栓虎实施上述行为均系代表其本人以及荣昌公司和旭尔特公司所为,其行为对四被上诉人制造滑片式空气压缩机的技术秘密构成侵害,依法应当承担停止侵权民事责任。四被上诉人共同请求判令立即停止使用四被上诉人的技术生产相关产品,事实清楚,符合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和其他民事法律的相关规定,应予以支持。上诉人辩称从未盗取四被上诉人技术信息及利用四被上诉人的技术生产产品,与其回答经侦支队询问时陈述的内容不一致,并未提供证据加以佐证,不予采信,对其抗辩主张亦不予支持。四被上诉人诉称上诉人使用其技术生产滑片式空气压缩机,但未提供相应证据,缺乏事实依据,不予采信。四被上诉人据此请求判令没收或销毁侵权产品,不予支持。四被上诉人诉请赔偿的各项费用,系公安机关调查期间发生的费用,四被上诉人主张由上诉人负担于法无据,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窦拴虎、荣昌公司和旭尔特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使用涉案滑片式空气压缩机技术;二、驳回四被上诉人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 0元,由窦拴虎、荣昌公司和旭尔特公司共同负担。

窦栓虎、荣昌公司不服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理由如下:一、原审认定窦栓虎以盗窃手段从他人手中获取四被上诉人生产滑片式空气压缩机的技术资料并委托多家企业按照该技术资料加工定子、滑片、节油盖等模具,还认定其采取其他不正当手段,使用四被上诉人的模具和金属成分为其生产空压机滑片毛坯件等行为与事实不符,事实上,上诉人当初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从一出售人手中得到该项技术U盘,后得知出售U盘人系窃取他人的商业秘密后,就及时将该U盘上交公安机关,而且从未加工生产过该系列产品,原审判决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二、原审法院程序错误。原审法院受理后至今已达三年明显超过法定审理期限。况且认定该案系盗窃行为,那么就不属于民事受案范围,应当移交公安机关管辖,还有旭尔特公司因未注册不具备主体资格,原审法’院却将其作为共同被告进行审理并判决,属于程序错误。三、原审法院在认定事实错误的基础上导致适用法律错误。

四被上诉人共同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以维持。一、上诉人的上诉没有实质性陈述,上诉人的侵权事实成立。根据上诉人窦栓虎在公安机关的询问笔录可以得出结论,窦栓虎是在明知或者应知的前提下获得商业秘密,其做必要准备的最终目的是为经营牟利。必要准备工作完成后,在公安机关侦查过程中将U盘交给公安部门不存在及时上交公安机关的事实,按照上诉人逻辑,在将内容完全拷贝并做了大量侵权工作的前提下,将载有图纸的 U盘交给公安机关后就不存在侵权行为,显然不能成立。二、上诉人提到的审限问题,问题在于上诉人:本案一审中被上诉人系原告,上诉人系被告,超审限的原因上诉人应更清楚。另外该案存在多次沟通调解不应计入审限,上诉人以此上诉明显是为更长时间拖延案件进展。三、上诉人理解“盗窃”不属于民事案件受理范围,显然是对侵犯商业秘密案件的形式了解不充分,不存在移交公安机关管辖的问题。四、石家庄旭尔特压缩机制造有限公司负责人为窦栓虎,原审将该公司作为被告进行判决有利于打压窦栓虎的侵权行为,另外上诉人在原审中未提出此抗辩,二审提出不应予以支持。五、上诉人侵权事实明显成立,应承担停止侵权的法律责任。首先上诉入主观状态处于“恶’’的状态,即上诉人对查健志的侵权行为状态是明知或者应知的;其次上诉人客观上实施了获取、使用或者披露他人的商业秘密的具体行为。

本院二审查明,旭尔特公司并未进行工商登记,负责人为窦栓虎,其他事实与原审一致。

本院认为,首先关于上诉人是否侵害商业秘密的问题,根据窦栓虎在公安机关的笔录,其在有人向其推销涉案图纸时明知该图纸落款为玛泰公司,还趁对方不备将涉案图纸复制,并根据图纸以荣昌公司名义找了多家厂家制作模具,该行为已经构成了对四被上诉人商业秘密的侵犯,其根据公安机关要求上交载有涉案图纸的U盘并不能改变其行为的性质,因此上诉人构成对四被上诉人商业秘密的侵害。其次关于原审审限问题,虽然原审法院有一次延长审限的审批,但其审理确实超出审限,存在不妥,但并未影响实体结果。再次关于是否属于民事案件,本案属于以盗窃手段获取他人商业秘密,但未达到刑事立案标准,属于民事案件范畴,因此该项上诉理由不成立。最后关于旭尔特公司的主体问题,双方对旭尔特公司未在工商部门注册的事实均无异议;因此旭尔特公司不是本案适格主体,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四十九条的规定,其责任应由其负责人窦栓虎承担。

综上,原审判决旭尔特公司作为原审被告承担责任并不妥当,应予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0)石民五初字第0 05 7 2号民事判决;

二、窦栓虎、荣昌公司立即停止侵害涉案商业秘密的行

三、驳回玛泰公司、北京耐力公司、河北耐力公司、北京耐力石家庄分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5 0元,均由窦栓虎、荣昌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张守军

代理审判员 宋菁

代理审判员 张岩

0一三年九月十七日

        祁立肖


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0)石民五初字第00572

原告玛泰压缩机(北京)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经济技术开发区荣昌东街75号楼2 04   

法定代表人:陈文金,该公司总经理。

原告耐力压缩机(北京)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大兴黄村镇南六环磁各庄路口南2 0 0米中轴路东侧。

法定代表人:陈文金,该公司总经理。

原告河北耐力压缩机有限公司,住所地:石家庄市建设北大街2 2 3号(中浩商务楼21H号)。   

法定代表人:陈丽娈,该公司总经理。

原告耐力压缩机(北京)有限公司石家庄加工分公司,住所地:石家庄市裕华区方村镇贾村。   

负责人:陈文金,该公司总经理。

……

……

本院认为,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经营者以盗窃、利诱、胁迫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获取权利人的商业秘密,构成侵犯商业秘密。本案四原告均系研发、加工制造空气压缩机的专门企业。四原告聘请专业人才,投入巨额资金,自行研发并取得滑片式空气压缩机制造技术,系国内同行业首创。为避免技术成果对外泄露,四原告共同制定了严格详尽的保密制度。并在委托他人加工模具和配件、部件时,均在与被委托方签订的加工合同中增加了保密条款。原告生产滑片式空气压缩机的原材料配方、模具图纸和技术图纸,均系原告自行研发;采取了相应的保密措施,不为公众所知悉;处于行业领先地位,被实际应用后能够为原告带来经济利益,故此构成商业秘密。被告窦栓虎以盗窃手段,从他人手中获取原告生产滑片式空气压缩机的技术资料,并委托多家企业按照该技术资料加工定子、滑片、节油盖、中罩、杜头油分桶的模具。被告还采取其他不正当手段,即委托曾为原告加工模具的厂家,使用原告的模具和金属成分为其生产空压机滑片毛坯件,或要求向该被委托厂家购买原告委托加工的毛坯铸件。皆因原告与该被委托厂家订有保密协议而未果。同时被告窦栓虎还租用厂房,筹建旭尔特公司,购置设备,印制宣传册对其产品进行宣传。被告的上述一系列行为之目的,无论达到与否,均出于其主观恶意,均系被告为制造与原告相同的滑片式空气压缩机产品所进行的必要准备,最终目的是为了经营牟利。被告窦栓虎实施上述行为,均系代表其本人以及被告石家庄荣昌机电设备有限公司和被告石家庄旭尔特压缩机制造有限公司所为,其行为对四原告制造滑片式空气压缩机的技术秘密构成侵害,依法应当承担停止侵权的民事责任。四原告共同请求判令三被告立即停止使用原告的技术生产相关产品,事实清楚,符合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和其他民事法律的相关规定,本院予以支持。被告辩称从未盗取原告技术信息及利用原告的技术生产产品,与其回答经侦支队询问时陈述的内容不一致,并未提供证据加以佐证,本院不予采信,对其抗辩主张亦不予支持。四原告诉称被告使用其技术生产滑片式空气压缩机,但未提供相应证据,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信。四原告据此请求判令没收或销毁三被告侵权产品,本院不予支持。四原告诉请被告赔偿的各项费用,系公安机关调查期间发生的费用,四原告主张由被告负担,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窦拴虎、被告石家庄荣昌机电设备有限公司和被告石家庄旭尔特压缩机制造有限公司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使用四原告生产滑片式空气压缩机技术;   

二、驳回四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 0元,由被告窦拴虎、被告石家庄荣昌机电设备有限公司和被告石家庄旭尔特压缩机制造有限公司共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提供副本6份,上诉于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韩秋萍

审判员 冯孟杰

 审判员 黄良涛

 O一三年四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任媛媛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