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建华诉上海健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侵犯著作权案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06日 浏览次数:58 我要分享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02)二中民初字第05465号

  原告韩建华,男,北京企鹅图片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汤兆志,中国版权保护中心法务部主任。
  委托代理人孙洁,中国版权保护中心法务部干部。
  被告上海健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虹桥路628号五楼。
  法定代表人魏巍,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郑洁君,女,该公司职员。
  被告北京日报报业集团,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20号。
  法定代表人朱述新,社长。
  委托代理人李蕊,女,北京晚报广告部法律事务专员。
  原告韩建华与上海健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健特公司)、北京日报报业集团(以下简称北京日报)著作权侵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韩建华的委托代理人汤兆志、孙洁,上海健特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郑洁君,北京日报的委托代理人李蕊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韩建华起诉称:被告北京日报于2001年12月5日在其出版发行的《北京晚报》上,未经原告许可,将原告拍摄的照片用于被告上海健特公司“脑白金”产品的宣传广告中。二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对所摄影照片享有的署名权、发表权、使用权和获得报酬权。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北京日报停止刊登含有侵权照片的广告;2.被告上海健特公司在《北京晚报》上公开赔礼道歉;3.被告上海健特公司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4 370元;4.被告上海健特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和原告为本案支出的费用5280元。
  被告上海健特公司辩称:涉案广告是由北京中视台艺术广告中心制作完成的,是法人作品,原告并不对其享有著作权;原告作为广告摄制组成员,获得了1000元的劳动报酬;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北京日报辩称:我报社在发布涉案广告时尽到了合理的审查义务,我报社有理由相信该广告无侵权内容,因此不应承担任何责任,故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为证明其主张提交了如下证据材料:1.1张照片及5张120反转片、证人朱燕秋、史杰的书面证言,用以证明原告是涉案照片的摄影者,原告在拍摄涉案照片时未与任何人约定该照片著作权的归属;2、2001年12月5日《北京晚报》刊登“送礼当然还送脑白金”广告复印件,用以证明上海健特公司、北京日报未经许可使用了原告享有著作权的照片;3、中国法律服务(香港)有限公司简家骢出具的证明书及香港大地图片社有限公司发予原告的函件、付费发票、原告拍摄的北京天安门广场“香港回归倒计时钟”的照片广告的复印件,用以证明原告正常许可他人使用其拍摄的照片的收费情况,并作为本案原告请求被告赔偿损失数额的计算依据。
  被告上海健特公司及北京日报对原告的上述证据材料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原告提交的照片与涉案照片不同,证人证言与本案无关,故原告的证据材料1不能说明原告享有涉案照片的著作权;由于不能确定原告享有涉案照片的著作权,故原告用来证明涉案侵权事实存在的证据材料2也不具有证明力;原告的证据材料3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
  原告针对二被告的质证意见进行补充说明:原告通过提交的照片和反转片能够证明原告为涉案照片的拍摄者及享有该照片的著作权;原告提交的照片、反转片与涉案照片是原告所拍摄的系列照片的一部分,涉案照片现由被告上海健特公司留存,该系列照片的人物、场景、主题均相同,如无相反的证据,原告应为涉案照片的著作权人。
  被告上海健特公司为证明其反驳主张,提交了如下证据材料:1.拍摄“脑白金”平面广告的导演、副导演朱克嘉、郭燕琪共同出具的书面证言,用以表明郭燕琪雇佣了原告进行“脑白金”平面广告120反转片的拍摄工作,相关费用由制片方支付,并与原告口头约定佣金及稿酬为1000元,拍摄完成后,原告从郭燕琪处领取了1000元的稿酬佣金;2.电话录音磁带两盒,用以证明原告承认收到了郭燕琪给付的1000元酬金。上述两份证据材料用于证明涉案“脑白金”平面广告是集体创作完成的,不属个人创作行为。
  原告对被告上海健特公司的上述证据材料发表如下质证意见:上述证据材料1不能说明上海健特公司对涉案照片享有著作权;上述证据材料2与确认涉案照片著作权无关,原告不否认获得过1000元的报酬。
  被告北京日报对上海健特公司的上述证据材料不持异议。
  被告北京日报针对原告提交的证据材料及为证明其反驳主张,提交了如下证据材料:“脑白金”产品的《保健食品批准证书》及《保健食品生产卫生许可证》、北京广告协会对“脑白金”产品在《北京晚报》发布广告的认证书、广告发布业务合同,上述证据材料用以证明北京日报发布涉案广告是经过严格审查的。
  原告对被告北京日报的上述证据材料的质证意见为:原告的诉讼请求是要求被告北京日报停止发布涉案侵权广告,被告北京日报发布涉案广告是否经过严格审查与本案无关。
  被告上海健特公司对被告北京日报的上述证据材料不持异议。
  本院基于双方当事人的质证意见,根据证据审查、判断的有关法律规定,对本案双方当事人的证据材料认证如下:1.关于原告的证据材料1当中的照片、反转片,由于其与涉案照片属原告拍摄的系列照片,被告上海健特公司认可该系列照片是原告拍摄的,被告上海健特公司未能提交关于委托原告拍摄涉案照片的著作权归属约定方面的证据,故可认定涉案照片系原告拍摄,原告对此享有著作权,因此,应认定原告提交的照片、反转片的证明效力;关于原告证据材料1当中的朱燕秋、史杰的书面证言,被告上海健特公司以该证据材料的提交已超过规定的举证期限为由不予质证及反对该二证人出庭接受询问,本院认为被告上海健特公司的理由正当,故对上述证人的书面证言不予采纳;关于原告的证据材料2,由于被告上海健特公司及被告北京日报对该证据材料涉及的涉案照片的使用情况予以认可,故对上述证据的证明力予以确认;关于原告的证据材料3,虽可表明原告所拍摄其他照片正常许可使用费的数额,但由于该照片与原告在本案主张权利的照片不同,且由于不能表明该照片许可使用的方式与涉案照片的广告使用方式相同,因此,不能以案外照片许可使用费的数额作为确认涉案照片使用费数额的依据,故该证据的证明力本案不予确认。2.关于被告上海健特公司的证据材料1,由于原告主张提交书面证言的证人朱克嘉、郭燕琪旁听了本案的庭审调查,反对该两位证人出庭接受询问,本院认为原告主张的理由合理,该书面证言的证明力不予确认,但对被告上海健特公司依据该证据材料所主张的涉案照片系原告拍摄的事实,本案视为其对本案事实的陈述予以认可;关于被告上海健特公司的证据材料2,由于对该证据材料所表明的原告就拍摄包含涉案照片在内照片收取过酬金的事实予以认可,本案对此予以确认。3.关于被告北京日报的证据材料,由于原告对该证据材料所表明的事实不持异议,该事实与涉案“脑白金”广告发布相关联,故本院该些证据的证明力予以确认。
  根据本院确认的证据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本院查明如下事实:2000年4月18日,原告应北京中视台艺术广告中心负责被告上海健特公司“脑白金”产品平面广告拍摄的人员郭燕琪的要求,以姜昆、“大山”为拍照对象,拍摄了规格为120型的反转片60张。其中有些照片突出表现姜昆、“大山”相互争抢“脑白金”产品十分喜悦的中心内容,在照片中,“脑白金”产品处于明显的位置,“脑白金”产品的外包装及“脑白金”文字清晰可见。邀请姜昆、“大山”及广告设计的其他事宜均由被告上海健特公司及北京中视台艺术广告中心负责,原告只负责拍摄120反转片。原告拍摄后,除自己存留5张外,将其余的反转片均交给了郭燕琪,并从郭燕琪处领取了酬金1000元。庭审中,原告称其将反转片交给郭燕琪时,郭燕琪表示征求过被告上海健特公司的意见,使用原告拍摄的照片要经过原告的同意。
  2001年12月5日至2002年2月8日,《北京晚报》刊登“送礼当然还送脑白金”照片和文字广告,所使用的照片为原告所拍摄系列照片中的一张,该照片为姜昆、“大山”相互抢抱“脑白金”产品,照片中“脑白金”产品和“脑白金”文字明显、清晰。《北京晚报》共刊登上述广告12次,现已按照与被告上海健特公司的书面合同刊登完毕。
  本院认为:
  本案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问题在于涉案摄影作品是否为委托创作完成的作品,该摄影作品的著作权归属及被告使用涉案摄影作品是否属于委托创作目的特定使用范围。
  首先,关于涉案摄影作品的创作基础及著作权的归属问题。依据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摄影作品的著作权应归属于摄影作品的拍摄者。委托拍摄的摄影作品的著作权归属应依据委托合同双方的约定,没有约定的,著作权仍归属于该摄影作品的拍摄者。依据查明的事实,本案原告系接受他人的委托拍摄了涉案照片,原告未就该照片著作权的归属与委托方有明确的约定。被告上海健特公司虽主张涉案照片系集体创作完成,著作权约定由其享有,但其未能提交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且其认可涉案照片系委托原告拍摄完成的事实,故其上述抗辩主张不能成立,本院确认涉案照片系原告接受他人委托完成,因委托方与受托方未明确约定作品著作权的归属,依照法律规定,该照片的著作权由原告享有。
  其次,关于被告使用涉案照片是否属于委托创作许可使用的特定范围,即是否构成侵权的问题。依据本院确认的证据及原告的当庭陈述,原告以姜昆、“大山”及“脑白金”产品为拍摄对象进行拍摄,其将所拍摄的反转片交付涉案“脑白金”广告拍摄组负责人之一郭燕琪,并收取了相应的酬金,且原告拍摄的涉案照片旨在宣传“脑白金”产品的创作意图是十分明显的,因此,可以认定原告知晓其是受被告上海健特公司的委托为“脑白金”产品拍摄广告照片。原告作为涉案照片的拍摄者,其拍摄照片的创作过程亦是其付出智力劳动的过程,其领取的酬金,应视为是其创作劳动成果价值的实现,因此,对于形成委托合同法律关系的原告与被告上海健特公司来讲,该酬金应视为是被告上海健特公司支付给原告的委托创作费用。
  委托创作作品的目的,是委托人能够使用所委托创作的作品,在委托创作的作品著作权归属于受委托人的前提下,委托人应享有在约定的使用范围内使用该作品的权利,即使双方没有约定作品使用范围的,委托人也可以在委托创作的特定目的的范围内无偿使用该作品。本案被告上海健特公司委托原告拍摄涉案照片的目的在于使用该照片宣传“脑白金”产品,其在支付原告相应费用后,将委托原告拍摄的涉案照片用于“脑白金”产品广告中,该种使用方式应视为在原告所知晓的使用范围内,即在被告上海健特公司委托原告拍摄涉案照片的特定目的范围内,被告上海健特公司享有在“脑白金”产品广告的范围内使用涉案作品的权利,无需取得原告的再许可及另行支付使用费。原告提出其不知晓是为“脑白金”产品拍摄广告照片,所领取的是劳务费,并非使用涉案照片的相应费用,被告上海健特公司以任何方式使用涉案照片均应取得其许可的主张,本院基于上述理由,不予支持。
  综上,原告享有接受委托拍摄的涉案照片的著作权,但被告上海健特公司在涉案广告中使用涉案照片的行为属于在委托创作的特定目的范围内使用的行为,该使用行为不构成对原告著作权的侵害。被告北京日报发布涉案广告的行为,亦不构成对原告著作权的侵害。原告要求二被告停止侵权,被告上海健特公司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的诉讼请求,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七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韩建华的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1190元,由原告韩建华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邵明艳
  代理审判员  何 暄
  代理审判员  张晓津
  二○○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周晓冰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原告)韩建华,男,北京企鹅图片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汤兆志,中国版权保护中心法律部主任。
  委托代理人孙洁,中国版权保护中心法律部干部。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健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打浦路1号金玉兰广场25楼。
  法定代表人魏巍,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郑洁君,女,该公司职员。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日报报业集团,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20号。
  法定代表人朱述新,社长。
  委托代理人任丽颖,北京市嘉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蕊,女,北京晚报广告法律事务专员。
  上诉人韩建华因侵犯著作权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02)二中民初字第546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韩建华及其委托代理人汤兆志、孙洁,被上诉人上海健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郑洁君,被上诉人北京日报报业集团的委托代理人任丽颖、李蕊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
  2000年4月18日,韩建华应北京中视台艺术广告中心负责上海健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上海健特公司)“脑白金”产品平面广告的拍摄人员郭燕琪的要求,以姜昆、“大山”为拍照对象,拍摄了规格为120型的反转片60张。其中有些照片突出表现姜昆、“大山”相互争抢“脑白金”产品十分喜悦的中心内容。在照片中,“脑白金”产品处于明显的位置,“脑白金”产品的外包装及“脑白金”文字清晰可见。邀请姜昆、“大山”及广告设计的其他事宜均由上海健特公司及北京中视台艺术广告中心负责,韩建华只负责拍摄120反转片。韩建华拍摄后,除自己存留5张外,将其余的反转片均交给了郭燕琪,并从郭燕琪处领取了酬金1000元。庭审中,韩建华称其将反转片交给郭燕琪时,郭燕琪表示征求过上海健特公司的意见,使用韩建华拍摄的照片要经过韩建华的同意。
  2001年12月5日至2002年2月8日,《北京晚报》刊登“送礼当然还送脑白金”照片和文字广告,所使用的照片为韩建华所拍摄系列照片中的一张,该照片为姜昆、“大山”相互抢抱“脑白金”产品。照片中“脑白金 ”产品和“脑白金”文字明显、清晰。《北京晚报》共刊登上述广告12次,现已按照与上海健特公司的书面合同刊登完毕。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韩建华系接受他人的委托拍摄了涉案照片,其未就该照片著作权的归属与委托方有明确的约定。上海健特公司虽主张涉案照片系集体创作完成,著作权约定由其享有,但未能提交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且其认可涉案照片系委托韩建华拍摄完成的事实。故确认涉案照片系韩建华接受他人委托完成,该照片的著作权由韩建华享有。
  韩建华以姜昆、“大山”及“脑白金”产品为拍摄对象进行拍摄,其将所拍摄的反转片交付涉案“脑白金”广告拍摄组负责人之一郭燕琪,并收取了相应的酬金,且韩建华拍摄的涉案照片旨在宣传“脑白金”产品的创作意图是十分明显的,因此可认定韩建华知晓其是受被上诉人上海健特公司的委托为“脑白金”产品拍摄广告照片。韩建华作为涉案照片的拍摄者,其领取的酬金应视为上海健特公司支付给韩建华的委托创作费用。
  上海健特公司委托韩建华拍摄涉案照片的目的在于使用该照片宣传“脑白金”产品,其在支付韩建华相应费用后,将委托韩建华拍摄的涉案照片用于“脑白金”产品广告中,该种使用方式应视为在韩建华所知晓的使用范围内,即在上海健特公司委托韩建华拍摄涉案照片的特定目的范围内,上海健特公司享有在“脑白金”产品广告的范围内使用涉案作品的权利,无须取得韩建华的再许可及另行支付使用费。
  综上,韩建华享有接受委托拍摄的涉案照片的著作权,但上海健特公司在涉案广告中使用涉案照片属在委托创作的特定目的范围内使用,该使用行为不构成对韩建华著作权的侵害。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发布涉案广告的行为,亦不构成对韩建华著作权的侵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七条的规定,判决驳回韩建华的诉讼请求。
  韩建华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上诉理由是:原审法院认定“涉案照片系韩建华接受他人委托完成,因委托方与受托方未明确约定作品著作权的归属,该照片的著作权由韩建华享有”是正确的;但是判决中关于委托的一些基本事实没有调查清楚,因而作出了关于委托创作目的的错误判定。原审判决认定郭燕琪是“北京中视台艺术广告中心负责上海健特公司脑白金产品平面广告拍摄的人员”没有事实依据。认定委托拍摄平面广告不符合常理,事实上郭燕琪未提起过上海健特公司,而仅仅告诉韩建华是拍摄资料片。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
  本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基本相同。另补充查明以下事实:
  二审庭审中韩建华称,2000年4月18日接到好友史杰的电话,史杰说其朋友郭燕琪要找一位摄影师拍几张照片,因为白天拍的135有问题,需要当天晚上重拍。史杰说都是朋友,让韩建华多费心。后郭燕琪与韩建华直接进行了联系。当天晚上,韩建华在今日捷成图片社进行了拍摄。经查,一审中韩建华曾向法院提交证人史杰以及今日捷成图片社工作人员朱燕秋的证言,以证明涉案照片的拍摄经过。由于上海健特公司以史杰、朱燕秋证言的提交已超过规定的举证期限为由不予质证及反对该两位证人出庭接受询问,故一审法院对上述证人的书面证言未予采纳。二审中,韩建华主张其收取的1000元属于劳务费,拍摄的照片是作为资料使用,并对一审所认定的郭燕琪的身份不予认可。但韩建华对上述主张均未能提供任何证据。
  二审庭审中上海健特公司称其与北京中视台艺术广告中心之间是口头的委托创作的关系。证人朱克嘉、郭燕琪了解整个事情的全过程。经查,一审中韩建华以证人朱克嘉、郭燕琪旁听了该案的庭审调查为由,反对该两位证人出庭接受询问,原审法院对上述两位证人的书面证言的证明力不予确认。
  本院认为:
  根据著作权法的规定,受委托创作的作品,在双方未有约定的情况下,著作权属于受托人。一审法院依据查明的事实认定韩建华系接受他人的委托拍摄了涉案照片,涉案照片系委托作品,著作权由韩建华享有。上诉人韩建华上诉意见中虽然认为关于委托的一些基本事实未调查清楚,但对一审法院关于作品系委托作品以及著作权由韩建华享有的认定是完全认可的。因此,二审中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是上海健特公司以广告形式使用涉案照片是否属于委托创作涉案照片的特定目的的范围之内。本案涉案照片的拍摄对象是姜昆、“大山”及“脑白金产品”,内容为姜昆、“大山”正在抢抱“脑白金产品”,因此所拍摄的照片旨在宣传“脑白金产品”的目的是明确、特定的,照片的拍摄者应能认识到照片欲作为广告使用的意图。韩建华上诉认为创作涉案照片仅仅是作为资料使用,并未提供任何证据,本院不予采信。虽然韩建华所收取的酬金较低,但韩建华拍摄照片是基于朋友互相帮助,且韩建华并未就该酬金属于劳务费一节提供任何证据,故酬金较低的事实并不能影响本院关于涉案照片创作目的认定。
  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上海健特公司在涉案广告中使用涉案照片属于在委托创作的特定目的范围内使用作品,该使用行为不构成对韩建华著作权的侵害是正确的。韩建华所提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1190元,由韩建华负担(已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1190元,由韩建华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内容